•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六祖慧能肉身舍利

      六祖惠能,俗姓卢氏,唐代岭南新州人。佛教禅宗祖师,得黄梅五祖弘忍传授衣钵,继承东山法门,为禅宗第六祖,世称禅宗六祖。唐中宗追谥大鉴禅师。著有六祖《坛经》流传于世。是中国历史上有重大影响的佛教高僧之一。六祖惠能大师的真身,现供奉在广东韶关南华寺的灵照塔中。历经千年的六祖真身,一直安坐在南华寺,历朝历代不加侵害,反而敬重有加。日寇侵华时他遭遇到了一次劫难,某日,南华寺来了几个日本兵,随行有医生。他们怀疑真身是假的,要剖开来一看究竟。当日本人用手术刀,从六祖的背后剖开一个小洞,从小洞看进去,他们看到的是保存完好的骨骼、内脏,而周围环境却根本没有很完善的保护措施。也许是由于惊骇和日本人的信仰习惯,这几个日本兵,不得不惊叹起来,最后只得认定这是菩萨真身,吓得顶礼膜拜而退。日本人的手术刀,并没有对六祖真身造成很严重的损坏,同时也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保存了南华寺的完整——试想:如果不是日本人信这个,很有可能整个寺庙都被抢掠后付之一炬了。
     
      第二次劫难是迄今为止最惨的一次,将慧能的真身几乎毁灭。在《佛源老和尚法彙》中,老和尚写道:“一天,六祖真身被红卫兵用手推车推到韶关游行,说是坏蛋、是假的、骗人的,要烧掉。结果被人用铁棒在背胸上打了碗口大的一个洞,将五脏六腹抓出来,丢在大佛殿。肋骨、脊梁骨丢满一地,说是猪骨头、狗骨头,是假的。并在六祖头上盖个铁钵,面上写:‘坏蛋’二字,放在大佛殿。原不准我们看,但我们仍偷偷跑去看了,心里难过得流泪,偷偷把六祖灵骨收拾起来,但没有地方可藏。一者怕人知道;二者怕自己不知道哪天被打死。六祖的灵骨不能这么样被丢掉啊!于是用一瓦盒上下盖好,埋于九龙井后山的一棵大树下,作好标记。并送信给香港圣一法师,要他来时用照相机把这个地方拍下来,以待太平时取出。丹田祖师的灵骨也同遭残害,我也分别收敛。”
     
      六祖灵骨被佛源秘密保存起来,香港圣一法师到南华寺,按照佛源的指引偷偷地拍照,记住了埋藏的地点。  一直到1979年,佛源获平反,随即奉调到北京中国佛学院主讲律学,见到了明真、巨赞两位法师,告知以六祖真身事,又向赵朴初作了禀报。赵朴初一听,大为震惊,认为这是一件大事!佛源回忆道:“朴老马上写信给习仲勋(当时广东省最高领导)要他派人到南华寺处理这件事。”  习仲勋接信,马上派一位副省长去南华寺做工作,但当时的形势是宗教政策尚未完全落实,南华寺方面不同意恢复供奉六祖。来人向南华寺方面传达习仲勋的原话:“同意要恢复,不同意也要恢复!”话说得掷地有声,毫不含糊。南华寺方面只能听命。赵朴初随即派佛源从北京赶回南华寺,协助处理。
     
      这段历史,在佛源老和尚的回忆中,十分感人:“六祖灵骨取出时,因入土已十多年,南方潮湿,肋骨已有霉变,但仍有条块形。脊骨受潮更重,更不如入土时的形象。丹田祖师的灵骨就更不如从前了。我将二位祖师的灵骨捧回自己的屋中,用木炭火烘干抹净,用一整块檀香木将脊骨、肋骨一节节驳接在檀香木上,粘好之后,再如法放入真身内。外用绸布和漆封闭,并在檀香木上刻记,载明因果。六祖的腑脏已朽,只好烘干成末,与檀香末混合塑形,放置于六祖胸内。当时我嚎啕大哭,发誓要生生世世护持六祖真身。当年的情况难以想像,如果我知道我不会死的话,决不会把六祖、丹田的灵骨埋到后山,受此损坏。此事我亦未尽到保护之责,心里难受之极,只有今后更加细心爱护常住,舍身忘命也要保护好六祖。”佛源老和尚亲眼所见,六祖灵骨,历经一千二百多年,仍是金黄色,且坚硬沉重。而丹田祖师的灵骨相对呈黑色,分量也轻得多,“端的有金铜之别,确实不可思议。”

  • 0
  • 0
  • 0
  • 4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