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真实穿越!六祖慧能大师带我到唐朝见到了武则天

    一、所有相遇都是重逢

      这件事情是我的亲身经历,我想通过这件事告诉所有信或是不信佛的人,佛菩萨一直与我们同在,不要因为看不到就不相信他们的存在,同时我也想通过这件事情告诉所有的人,不要因为无法理解就把别人当成精神有问题的人,因为每个人的内在都是不一样的!

      事情发生在2002年夏天的广州,那年我到广州进修学习美发技术,一天晚上我念着“南无阿弥陀佛”的洪名法号入眠,念着念着看到离我不远处有一位打着跏趺坐的僧人,身上放着光,那光波就象池水涟漪般一圈圈向外扩散出来,向我身上射来。我正在纳闷怎么回事,突然听到空中有声音出现:“既然到了广州,为何不来一见?”我心想这位打坐的僧人是在跟我说话吗?声音又出现“当然是跟你说话,现在不是只有你看得到我吗?”我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可是明明听到宿舍里的室友在说话,但是我的眼睛确实是闭着右侧躺着在休息,不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吧,最后想想只是一个梦而已也没放在心上。

      (一)初遇,疑惑重重

      大概是3天后,我外出有事,可是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公交也没有来,下午六点多,最后想想算了,大不了走路回学校,从站点走回去就五站的样子,想完就行动,开始一步步的向学校走去。

      对于一个信佛的人来说,寺院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当时一边走一边观察着一路的环境,突然看到了有古建筑的房屋角出现,不自觉的就去寻找那个古建筑在什么位置。终于我找到了入口,在入口处看到几个字——“光孝寺”,不知为何感觉无比熟悉,其实当时是第一次见到“光孝寺”,心情有些莫明的激动!看看时间不到八点,不知道寺院里有没有人,山门应该没有关吧?我想进去拜拜佛菩萨,最后想想顺其自然,先走进去看看,没关最好,如果关了那就敲敲门,看看能不能让我进去拜拜。

      我一步步的向着两边是围墙中间是路的山门走去,就在我快要右转弯时,看到有一位僧人走出来,他也一步步向我走来并看着我笑,奇怪的是我竟然能透过他的衣服看到对面围墙的颜色!我正在惊异时,他已经来到我身边给我摩顶后说:“回去吧,寺院已经关门了。”我当时问:“您是谁?”他竟然走入到我的身体里面回我:“我是禅宗六祖慧能。” “慧能???您别跟我开玩笑啊!慧能大师是唐朝人,我是现代人,根本就不是一个时代的!我信佛知道有禅宗六祖慧能大师这位人物的存在,可是我不知道慧能大师长什么样子,另外怎么可能一个现代人会遇到唐代人?不会的,难道我中邪了吗?”想到这里心中一阵惊恐袭来。

      “莫惊,莫惊,你没有中邪,你看到的,的确是六祖慧能大师。”声音从空中传过来,当时寺院外的整条走廊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声音从空中出现。但心里还是有些惊慌:“这大晚上的,本想去这个叫光孝寺的寺院里拜拜佛菩萨,怎么会遇到一个自称是六祖慧能大师的‘人’?不,不应该叫人,因为他没有肉体存在,而且我真不知道慧能大师到底长什么样子,所以不能确定这个‘人’对我讲的是不是实话。难道是其它维次空间里的众生在找我的麻烦吗?该死!哎,怪我自己,这么晚了应该老老实实的快走回学校才对,这下可好了,遇到了麻烦的事情,看样子此人的修行不错,因为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他内心的那种清净度很高,完了死定了,这下有好戏了。”心中一种巨大的恐惧升起,我只想赶快跑出去,回到大马路上去!

      “孩子,孩子,莫惊,莫惊,你不必害怕,你不会有任何问题,你遇到的真的是六祖慧能大师。”当时我心急得想跑起来,可奇怪的是,脚步却跑不起来,而是很从容的一步步走出通往寺院的路,在那一刻感觉这个身体好象不受自己支配一样,但却能感觉到这位僧人在头顶上放光加持我,让我的心渐渐安定下来。我边走边在心里揣测:“这个‘人’应该是光孝寺的某位祖师吧?为什么找我?难道与他有什么过结吗?不过看样子他好象没有要和我过不去的样子。”

      于是我在心里说到:“我没见过六祖慧能大师的模样包括相片都没看到过,所以不能肯定您说的是真话,如果我与您有什么过结,我不是有意要伤害您的,我是薄地凡夫,障深慧浅,之前的累生累世一定干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今生我能生在一个学佛世家,到我是第4代了,所以看在我今生信佛的份上,请您别和我计较放过我吧。另外您也是位出家人,我相信您与佛的缘比我的更深,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还恳请您别扰乱我,好吗?谢谢您。”声音又从空中出现:“孩子,我们都是自家人,我怎么会扰乱你呢?不过也不能怪你,如果是上午你看到我,也许就没有这么惊恐了,上午阳气重,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敢出来。你在晚上遇到我难免会想到其它东西,而且你也没说假话,你是没有看到过六祖慧能大师的相片,所以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遇见了慧能大师。呵呵,放宽心,孩子,没事的,莫惊莫怖。”听到这番话后,我好象长长的舒了口气,但也只是一心想快点出去!很快走回到大马路后,这才真的长长舒了口气。这时声音再次从空中出现:“孩子,你这么胆小吗?我知道你从小胆子特别大的哦!呵呵,不必心慌也不必惊慌,你会知道你遇到的慧能大师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会来给你正确答案,快回去吧。” 我马上抬头往天上看,去寻找声音传来的方位(在旁人看来,我只是在抬头看天上的星星),此时声音从自己的心里出现“快回学校里,时间不早了,你走回去也九点多了,再搞搞洗漱也近十点了,早些休息吧,今天走了太多路,也累了。”

      我强做镇定大步流星的往学校走去,心里却总是在发毛:“真的是慧能大师吗?大师与我相隔千年,怎么可能呢?”我始终不能相信,为了减轻自己的忧虑、恐慌,拼命念佛,一直到了学校才松了口气。可是在随后几天里,我一直寝食难安,因为和同学们一起做模特练手法时,我都能看到这位自称是慧能大师的人在旁边看着我笑,但是我不敢跟任何人说,怕她们害怕,也怕别人认为我不正常。

      我几乎每天都拿着学习笔记当假相让室友别打扰我,其实心里一直在请求这个慧能大师离开,不要打扰我的正常生活,如果有什么事情让我帮他,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一定尽力帮他,另外每天晚上休息时都会拼命念佛,至诚恳请佛力加持,给我指点迷经,这位自称是慧能大师的出家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总是跟着我?他到底与我什么因缘?祈求佛菩萨帮我解开心底的疑惑。

      (二)观音大士梦里解惑

      随后的一天夜里,我念着佛号入眠,恍惚中西方三圣显现,我马上对着佛像下跪,心里以强烈的念头祈请佛菩萨为我开示。阿弥陀佛放光照射着我,给我摩顶后消失,我心底有一丝丝的失落,因为迷还没有解开,就在这时观音大士出现,给我周身遍洒甘露水后,也给我摩顶,我象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深深的恳请大士告诉我答案,让我不要每天这么疑虑煎熬,大士看看我笑笑说:“万法一体,一体万法,来本是去,去亦是来,相像虽异,心性一源。”我满脸疑惑的望着大士,大士爱怜的回道:“今晚由他本人来跟你揭晓答案。时间空间只是一个虚幻的假相,只要有缘即便相去万年一样可以相见,你做为一个修行人为何也受这些假相控制了呢?你只是不敢相信遇到了著名的六祖慧能大师,孩子不必担心,更不用惊慌,你遇到的是真的六祖慧能大师,你们之间的缘分是‘剪不断,理还乱’,还是由他本人来跟你说,会让你更明了透彻些。”听了观音大士这番解说,突然心里的包袱落下来了。

      随后我醒过来看到室友有的在说话,有的在吃东西,证明刚才我不是在做梦(我在跟大士说话时也能听到室友的声音),继续右侧躺着入眠,心里念到:“观音大士,听了您的一番话现在终于可以安心了,希望禅宗六祖慧能大师今晚能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我也只是听过能大师的偈语,佩服他的悟性,却真的没有见过慧能大师的相片,所以才会惶恐不定,有所怀疑。还请慧能大师原谅我的弱智,我一直在怀疑您是不是其它众生想借用我的身体修行或者来扰乱我,对不起!今天听了观音大士之言,我一定,肯定,坚定地相信您是真的,只是还望您莫计较我的鲁莽与草率。”念完后我开始念佛号入睡,看到观音大士对我点头微笑,旁边站着的六祖慧能大师也对我点头,以心传话:“不碍事,不碍事!不能怪你,如果要怪,就怪你自己灵气太高,知道修行人的身体被其它东西侵占后,无法正常修行会导致自己的修为前功尽弃,警惕心很高对于一个修行人来说是好事,有多少人的身体被其它东西附着了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日有观音大士给你说明,现已尘埃落定,可放宽心了,稍晚些,我们再好好一叙。”

    二、跨越时空的相叙

      我很快的进入了梦乡,突然听到有人叫:“黄居士,持修,持修,快快快,起来了!”我懵懵懂懂的起来,看看床上另一个自己右侧卧在床上,有声音说:“不必担心,那个是你在人间的肉体,你的室友们看到的就是你这个肉体的黄新伊,她只是件衣服暂时穿上用用的。”我转头往声音的方向看去,那位出家僧人在离我一米的地方跟我说话,我马上合掌做礼回道:“您就是慧能大师吧?”僧人点头,我说道:“久仰大名,今日能得一见,真是三生有幸,还望大师多多提携,教我修行之法要,助我快快成长。” 大师笑笑说:“你自有修行法要,不需我再教你。”就这样我与能大师说了很多很多,我还看到了现在在广东韶关,曹溪的六祖能大师的全身金刚舍利,与站在我对面与我说话的僧人一模一样(而在现实生活中,到现在我都没有去过韶关的曹溪见过六祖的全身舍利),怪我自己孤陋寡闻!与能大师的对话很多,我就不一一详述,只是截取其中一些我认为比较重要并且是能够帮助众生的事情说说。

      (一)慧能祖师开示

      “大师,您生在唐朝,我生在现代,我们相去千年有余,今日是何因缘,能够得见大师,一睹大师风采,还望指点小女子,” “孩子,时间空间只是一个表面的幻相,这点你做为一个修行人是很清楚的,破掉能所方位就破掉了时间与空间,其实在你没有与我见面之前,你不是也在寺院里见过那些圆寂有一二百年的祖师吗?” “大师,我的确在寺院里见到过圆寂了一二百年的祖师,还能够在肉体清醒的状态下与他们对话(在心里与他们交流),只是因为年代不远,所以容易接受。我从没对任何人说过,因为作为一个修行人来说‘凡所有相皆为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正是明白这个实质,所以我从不害怕担心。只是您告诉我您是六祖慧能大师,您声名显赫,对于我来说就象是皇帝与平民之间的差距,而且年代相隔久远,会让我觉得您是在开玩笑。另外我也一直在想会不会是有天魔冒充您来试探我的定力。不瞒您说我觉得按自己修行的能力,能够见到圆寂一二百年左右的祖师是正常的,超越了这个年代就不太可能了。” 大师笑着说:“呵呵,原来是你不自信呀!我说呢,你明明胆量是很大的,怎么我在你身边的这几天里,你总是在心里求我离开,让我不要扰乱你,原来是不相信自己。” “大师,小女子修行真的不好,所以我从没有妄想过见到什么祖师,在寺院里见到过世一二百年的祖师,我都觉得很幸运了。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根性,有多大能力。” “好好好,难得你还有份自知自明。呵呵,你的根性拿到过去的历朝历代去看就是下根器之人,可是拿到你自己所在的这个年代来看,又是中上根器,你要比很多人的根性好,对佛法的领悟,对周围事物透露出的禅机的穿透力都要胜过别人很多。当然如果把你放到过去的历史中,你也会是一个上根器之人,因为过去年代污染少,心底杂念少,根性自然就高,当今时日污染太重,你还能有这个样子已经算不错了,这和你自己多生的修行有关系,孩子记得防微杜渐,一定要给自己的心灵一个保护层,不要轻易被当今时日之风气污染得太重。”我点头道:“祖师,您做为禅宗第六代祖师,在您会下开悟的人多达几十人,可否传我些禅宗之法要,我也想开悟做个有修有证的行者。” “开悟?孩子,不是我瞧不起你,以你的根性能坚持修行就不错了,开悟还是算了吧,你的根性比起来还算可以的都修不了禅宗,其它人就更不用说了。现代人的根性比起以前人差得太远太远,你还是好好的念佛吧,除此一路别无他路。”听着能大师对我的断论,心里有些难过,“祖师,就没有其它办法能让我快速开悟吗?我好想做个象您一样的大行者,不过不用象您一样出名,我只想好好修行。”“呵呵,孩子你的愿望是好的,可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众生的根性也越来越差了,完全被外界的财、色、名、食、睡所迷惑,分不清楚真与假,是与非,对与错,美与丑的区别在哪里。往往是君子成了‘小人’,小人成了‘君子’,对的成了错的,错的成了对的,活的颠颠倒倒,何其可悲!孩子你应该深有感触吧?” “是的,祖师,弟子的确深有感触,觉得当今之人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很多事情搞的是非错乱。我总感觉自己象是走错了时空隧道一样,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我和很多人想的做的包括一些为人处世的原则都是南辕北辙,大相径庭,在心里我问过自己无数次‘是我错了吗?人与人之间为什么变的没有味道?明明是做了错事的人为什么还能那么嚣张,没有羞耻感?’等等,太多太多!真的让我有很深的厌烦感,祖师,不知道佛陀说的厌世是否就是这样的状态呢?”

      “孩子,你生在一个群魔乱舞的时代,多少妖魔鬼怪披着人皮在这里祸乱众生,那些从事演艺,歌唱,戏剧等等方面的很多都是些行尸走肉的魔,他们没有羞耻感,没有是非观,没有道德底线,完全任由自己的喜好肆意妄为,成为金钱的奴隶,欲望的俘虏,波旬的魔子魔孙。孩子,在这个时代里想要好好修行不是那么简单和轻松的事情,厌世固然是好,然而任何事情都是一体多面的,虽然你所在的年代污染很重,但如果你能保持好自己的行持,不被这些污染所左右,那么你的成就(修行的功夫)也不会很低,在过去的年代就算是上根器也未必有大成就,此一时彼一时,能在这个时代保持一定的能力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当今时代你能坚持修行、认真做人,比你在过去念30年佛的成就都大,障缘越多,成就越大,看上去很累很苦很委屈很无奈很烦恼,当这些事情来的时候你能够慢慢降服自己的内心,不被它们所左右,对这世间的一切保持一种态度——淡,这也是一种修行,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些,修行不是天天念佛,天天念经,而是在平常生活中对一切保持一种平常心的态度,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现代的人执念太重了,所以很难出离。”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二)目睹真实的武则天

      听到祖师对我修行的断论和对当今时代众生根性的阐述我沉默了,心里有些难过。转念一想祖师生在唐朝,我想见见中国唯一的一位女皇帝的真实面孔,便小声的问祖师可否带我去看看武则天,能大师看出了我的想法,拉着我的手带我去,一会儿他用手指着说“是她”,我惊奇——不可能吧!历史上的武则天是这个样子的吗?但是看到文武大臣对她行礼,看到她批阅奏章后并落笔写下自己的名字时,才确定她就是武则天,随后我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抱着肚子一直笑个不停,大师看着我的样子,有些不悦(但是心里没有任何感情的东西在里面,这是修行人的功夫,我能感觉得到)说:“你这孩子,武则天不美,但是也用不着笑成这样吧?” “祖、祖师,哈哈哈,我、我、我实在、忍不住,哈哈哈,原、原、原来她、长这个样子呀?哈哈哈,哎哟,我的肚子好痛呀,笑死我了,”“你这孩子,怎么对古人这般无礼!” “祖师,我知错了,只是总在电视里看到说她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又是什么至尊红颜,又是什么让皇帝神魂颠倒,看到她本人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突然感觉差距好大。” “电视里又不是她本人,做为唯一的女皇帝,后人肯定都会按自己的臆想加些东西进去的。” “祖师,武则天这个相貌都能做皇帝,那我如果生在唐朝应该也可以做个东西宫娘娘或者贵妃什么的吧?哈-哈-祖师,我--我--我实在--忍--不住,哎哟,祖师您还是对我施点法让我别这么笑了,肚子好痛。”能大师对我挥了挥手顷刻间我的肚子不再痛了,也没有再想笑的欲望,“东西宫娘娘、贵妃就不敢说,不过做个一品夫人还是有可能的。” 我歪着脑袋问:“一品夫人是什么级别?是不是宰相夫人?” “嗯,差不多,反正级别是不低的。” “祖师,您别怪我说的直,武则天的相貌放到我的那个时代去,绝对是个大大的剩女,眼睛不是双眼皮,一条缝一样的单眼皮有些眯,鼻子很挺象男人的鼻子,脸又大尤其是两个腮帮子,差不多是我的一个半脸,她的相貌有些偏男性化,要生在我那个时代她肯定要去整容了,整个人从上到下,从头到尾都是圆圆的。” “孩子,武则天的相貌按你的时代来讲,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她的确是一个丑女,但唐朝是以胖为美,每个时代的审美观是不一样的,所以不能比。武则天虽然不算美,但至少人家是真实的自己,哪象你那个时代的人,有几个人的脸是自己的?明明长相还可以的都要去动刀子,活的这么自卑、自私、自暴自弃,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一个人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惜,他还会爱谁?自私到了极点,表面上是人模人样的,其实内心玩劣粗俗,一个人的美来源于他的内心,而不是他的这具会随时腐烂的臭肉,本末倒置,舍本逐末。” “祖师,按您的说法,这些整形的人应该会有一定报应吧?” “当然了孩子,凡是动过手术的人,都要接受这个果报,只是每个人的轻重不一样。”“重的会怎样?” “死后去变型地狱。” “变型地狱???”祖师点点头拉着我的手说:“走,我带你去变型地狱看看。” 说着我们一起去了变型地狱,在那里我看到了很多人为了美整容,死后落在这里,每天每时每刻接受鬼卒对他们的身体进行千刀万剐血肉模糊的痛,在生之时整容会打麻药,死后就是活生生的接受,那种凄厉的惨叫声,听得我毛骨悚然,惊魂动魄,头皮发麻,全身颤抖。能大师指着那些人说:“孩子,这些在以前是没有的,每个时期因为众生造业不同就会相应的产生不同的地狱来对治他们,爱因斯坦创造了核子弹,他就落在核爆地狱,这些地狱以前根本是没有的,所以众生造做什么就有相应的果报出现,你必须要知道,因为你也有想整容的倾向,这次带你来也是想让你知道整容这件事情的后果有多严重。”

      在那一刻我无语了,脸红低着头,心想:“我心里的秘密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过,今天却被祖师一语击破,哎,天地之间哪有什么秘密呀,我们总是觉得自己的事情别人不知道,其实当面对有修有证的大行者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暴露无遗,多么可怕,又多么可悲。”我慢慢抬起头道:“祖师,弟子今日在您面前发誓,我这一生绝不整容,无论别人多讨厌我,我有多不足,都一定会保持自己原本的相貌,美来源于内心的慈悲,来源于和众生结善缘,与其改变这副臭皮囊不如改变自己的心态,心量,心境,这样更有意义。”慧能祖师望着我笑笑说:“儒子可教也,一切从心上下功夫才是关键所在,其它都是些枝叶花果,根不好,枝叶再好也是暂时的,不会长久。”

      我点点头,看了武则天一生的经历,知道她真正能够做皇帝与她的相貌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她的家教和自身的修养,当然与她前世供佛也有很大的关系。在皇帝的后宫里面,她的相貌并不出众,然而她温柔贤淑,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并且总是尽量的去帮助别人,没有什么心计。唐太宗李世民忙于政绩时,她每每帮忙磨墨帮忙将毛笔沾好墨水递上去,再累也无怨言,不耍小脾气,聪明好学,是李世民一个得力的助手,虽为女儿家却有着男儿般的心胸,又和太子一起长大,这为她以后成为皇帝埋下伏笔。起初的她并没有任何野心,只是想留在自己的丈夫李世民身边,她知道李世民并不喜欢她,但只要能看到他,她宁愿一辈子为他磨墨沾笔,在她的心里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随着后来很多事情的转变一步步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让她最终有了野心,为了巩固政权用杀人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也让我深深的有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触,伴君如伴虎一点儿都不假!武则天的相貌恰恰也反映了她相当大气沉稳干练、有气魄有胆识的那一面,为她日后一撑天下埋下伏笔。就是因为相貌并不出众,不得皇帝太多的喜爱,她才没有想依靠相貌去取悦皇帝的想法,也没有整日与皇帝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局面,这样才使她沉淀下来好好学习处理政务,提升自身的修养品性到达一定的高度,一点点的进步最终能成为一代女皇,治理天下达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千古佳话!我突然感慨万千,相貌这个东西真是把双面刃,苏妲己太美,结果一个朝代因她毁掉,武则天相对来说偏男性化的相貌,却使她成为整个封建社会里唯一一位女皇帝,并且政绩斐然,相貌这个东西可以让人流芳百世,也可以让人遗臭万年。再看看现在的电视里把她渲染成那样,真是哭笑不得。

      (三)觐见释迦世尊和智者大师

      我想完后看看能大师,他能带我上天入地,一定不是个那么简单的行者,便吱吱唔唔的想问慧能大师些什么,祖师看出了我的心思直言道:“持修居士想说什么,但说无防。” “祖师,我想您一定是某位佛祖或是大菩萨再来吧?您的全身金刚舍利能够千余年不腐,没有相当高的修持是做不到的,不知道祖师可否现出本尊相让弟子一见。” 慧能大师见我这样问,笑笑道:“今日,难得你黄新伊小居士问到重点上了,呵呵,好好好。”我低下头想:“不知道慧能祖师是哪位佛?哪位菩萨?尽虚空遍法界无数亿尊的佛,无数亿尊的菩萨,不知道我认不认识?希望祖师不要介意我的肤浅才好。” “持修居士……黄居士……黄新伊小居士……” 我只顾着想没注意到祖师叫我,当祖师轻轻用手碰碰我的胳膊,我抬头时惊呆了,倒吸一口气眼睛睁得超大,祖师马上回到在人间的模样说:“孩子,吓到你了?”“不、不、不,您是他???您竟然是他???您怎么会是他???”我有些结巴的说到,慧能大师笑笑点头恢复他的本尊相来问:“认识我吗?”我的头点得象小鸡吃食:“认识,认识,认识,只、只、只是没有想到会是他,原来您竟然是他?真的没有想到”,我有些语无伦次,内心无比的喜悦,自己猜测的没有错,慧能祖师真的是位大有来头的修行者。

      知道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本尊后,我有些难过的说:“佛在世时我沉沦,佛灭度后我出生,忏悔此身多罪障,不见佛陀金色身,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祖师我的业障太重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得见佛祖一面,只要能见一面,我想我一定能得解脱……”能大师拉着我的手说:“走,我们去走一趟。”我有些莫明,祖师笑笑说:“到了就知道了”就这样能大师带着我穿越整个历史回到近3千年前的古印度,我看到了释迦世尊从降生到涅槃的整个过程,当能大师给我讲解释迦世尊开悟后在每个阶段说的是什么法时,就在其中的一个环节里,祖师停下来说:“智者大师就是在这一记里,来到灵鹫山听释迦世尊讲了一记佛法的。”我惊奇,能大师拉着我也走入了法会,当我跟着祖师走进法会时,那种无边的喜悦扑面而来,那种快乐法喜无法用语言形容,我看到表面平凡的释迦世尊的报身佛相是那么的庄严完美,法身佛无边安然寂净,那种开心让我忍不住泪流满面,我向释迦世尊行礼后,世尊对我点点头,能大师指着一个人对我说:“持修居士,那位就是智者大师,”我顺着能大师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位出家僧人,他转过头来对我笑说到:“持修你来了,呵呵,好好好,来了就好,我们等你很久了,”那一刻我傻了,智者大师是跟我说话吗?怎么会说等我很久了呢?就在这时整个法会里只有世尊、智者大师、慧能大师,他们三位异口同声道:“黄新伊,黄居士,持修居士,我们等你很久了,今日你终于来了,不枉我们这一坐呀。”我惊异的看看他们三位回道:“等我???”他们说:“是呀,就是在等你!” 我依然是一头雾水。当释迦世尊为我摩顶后,那一刻我如醍醐灌顶般的清醒了,随后世尊,智者大师,慧能大师分别给我讲了很多很多事情,我点头示意明白了。他们都讲完后,世尊道:“孩子时间到了,回去吧,你记得在你的人生道路里有这一会就好,切记不可泄漏慧能祖师的本尊,慧能这样的修持他自己完全可以显露他的本尊来,可是他都没有显露,必定有他的用意在里面,你做为与之相隔千年有余的后世之人,与慧能大师、与佛有缘得来此一会,这是你的造化,也是你多生多劫的修行与诸佛菩萨之间的感应所至,待机缘成熟之时可将你与慧能大师之事写出来以示后人。”我点点头,礼拜完后恋恋不舍的离开。

      (四)恪守承诺,十多年后如约如实公布“约会”

      这时突然有人拉了一下我的腿,我立刻惊醒,头脑特别的清醒,打开手机看看时间,2002年7月15日凌晨三点过几分,这时我又想起刚才所有的一切,好真实不象是做梦呀,就在这时窗口一道金光射进来,声音从空中出现:“孩子,那不是梦,你的确是见了慧能祖师还有释迦世尊,智者大师。” “慧能祖师吗?” “孩子你听出我的声音了?” “那晚在光孝寺听到的声音,还有刚才在那个梦里都是这个声音的。”“孩子,你现在是非常清醒的状态下听到看到这一切的,你怕吗?” “不,祖师,做为一个学佛人知道时间与空间是个什么东西,知道佛菩萨的修行产生的力量是什么样的,当确定您的身份后,我就不怕了。”就在这时,我看到那道金光从窗口慢慢进来(我在看到金光听到慧能祖师的声音时,想起床到窗口边跪拜,祖师示意我不要起来,大半夜我起床对着窗户跪拜会吓到宿舍里其它同学,另外同学会觉得我可能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从而疏远我,让我躺在床上就好了)。我又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了慧能祖师,我望着他笑,祖师身上柔和的金光向四面八方射出,从窗口到我的床边只有三五步路,但是我看祖师走了好多步感觉很奇怪,就去看他的脚下,啊!我看到祖师的脚步一步步的从唐朝穿过到宋朝,唐-宋-元-明-清-近代,原来祖师是一步步穿过这千余年的历史来到我的这个时代,就在快到我床边时,祖师现出他的本尊相来,我望着他流下眼泪,他慢慢的走到我的床头,刹那间现出金刚怒目相问:“新伊,看到这个相,你怕吗?”我摇摇头想用嘴巴说,他用手指指我的心,示意我在心里回答他,我看着愤怒金刚的相在心里说:“佛菩萨慈悲,方便教化众生即现慈眉善目相,也会现愤怒尊者相,无论现什么相都是为了众生当时的根性而现,没有半点的自我意识在里面,不怕是因为知道您表面现的是凶神恶煞相,但内心有无尽的慈悲在里面。”愤怒金刚点点头道:“新伊,你现的就是这个相,表面看是个不太好招惹的人,其实内心慈悲无量。” “我?我是谁???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女子,只是因为偶然的机会遇见了您,又承蒙您的帮助到释迦世尊住世的那个时代走了一趟,让我完成自己多年来的心愿得见佛陀。” “呵呵,你是谁?谁是你?人人只愿见美相,岂料怒目相下藏乾坤,新伊新伊一叶舟,佛教史册早有名,去来现在一刹那,无来无去亦无动,太虚幻相弹指破,终见金身不动尊。”“求求您,求求您,告诉我,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我是谁……”我在心里拼了命的问,却没有声音回答我,愤怒尊者也于刹那间不见,“我是谁呀,到底是谁?为什么不告诉我?呜呜呜……”我在内心呐喊着哭泣起来,突然感觉夜好静,静得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我哭着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有人叫“孩子,孩子,别伤心了,你刚才太过激动,我只好施法让你与室友隔开在不同的维次空间里,所以你哭泣她们没有一个人听到。”我又一次醒来转过身看到慧能祖师在我床头边站着,“祖师,祖师您能给我答案吗?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女子,为什么说我早就写在佛教的史册中了?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孩子一切皆是天机,时间到了你自己就会知道,不明白的时候就好好念佛,好好做人,好好修行,一切皆有定数,不强求也不排斥,才是一个修行人应该保持的状态,修行人要做到四平八稳才行,不可情绪太多。”“祖师,弟子知错了,刚才不应该那么激动。”“你明白就好,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首偈子吗?记得要按那上面的来,不可太随意。”我点点头道:“祖师您说过的,当这首偈语里的机密被我堪破时,就可以把今天我与您见面这一事公布出来,您也说过我与您会面一事要过一双手有余,也就是十多年后才能写出来公布给有缘人看,弟子早已铭记于心,‘天机天机岂可随意,宽心安心等待惊蛰,二马二马志愿悲宏,你我一叙方可现世’,请祖师放心,弟子定当恪守承诺,在机缘不熟时绝不向任何人提起此事,包括我的家人在内。”慧能祖师看着我点头道:“好好好,我绝对相信你一定能守住这个秘密,直到它成熟时再拿出来。”我笑笑,祖师为我摩顶后说:“睡吧孩子,这一叙,叙了太多,你也一直没休息,趁天还未亮好好补充一下,这个肉身还是需要劳逸结合的。”

      看见祖师往回走远后,我转身右侧卧,看到在离我遥远的唐朝,六祖慧能祖师打跏趺坐入定,全身放光,那光再次向我射来,我合掌在心里念道:“谢谢祖师的加持,感恩您,感恩释迦世尊,感恩智者大师,现在想想其实我是谁都不重要了,未生我时我是谁?生我之后谁是我?长大之后方是我,合眼朦胧又是谁?无论这个世界有多少人用奇怪的眼光态度对我,都无所谓了,我不会跟任何人去计较,在我的眼里他们就象是个三岁的孩子,而我象是一个六七十岁的长者,一个‘老人’不会跟无知的孩子去讲什么道理计较些什么,这就是智慧在起作用。同样的事情放在不同人的身上他们内心的感受是不一样的,修行就是修得一个平常心,宠辱不惊,顺逆不嗔,去留无意,爱恨不染,空有不着,弟子明白佛法的精髓所在,必将终其一生奉行,请祖师放心,弟子一生都不会忘记您对我的叮嘱,我会回家,也一直都记得那道回家的路,请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站在那朵为我盛开的莲华上回到极乐与您见面。”慧能祖师在远方对我微笑点头。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三、后记:埃及法老的诅咒

      天机天机岂可随意,宽心安心等待惊蛰,二马二马志愿悲宏,你我一叙方可现世。

      在13年前的那天夜里我始终解不开“二马二马志愿悲宏”是何意思,就在2016年1月5-8号这几天里偶然的一个机会,到湖心亭看雪客的博客里去看文章,看到一篇关于《埃及法老诅咒》的文章,突然间茅塞顿开,二马二马是他呀,二+马=冯,二马二马就是冯冯居士,原来慧能祖师在13年前的那天夜里提示我,看到冯冯居士写的文章后就可以把《我与禅宗六祖慧能大师有个“约会”》的文章写出来了。2016.1.10动手开始写这篇亲身经历的报告文学,经过几天的赶稿终于写完。我也绝对相信冯冯居士绝不会是一个普通人,他的一生很传奇,虽然我们从未见面,但是他写的文章都是真实的,并且我与他有很多地方的看法见解甚至有些经历都很接近,其实在我之前就有,相信在我们之后依然有这样的人出现。

      我也相信在过去有人见到过智者大师、释迦世尊,曾经有宣化上人见过六祖,现在有我见到过,相去千余年的慧能禅师,释迦世尊,在未来依然还会有人能见到过去的祖师或是世尊,这就是缘,同时也希望通过这篇报告文学向一切真信佛的人证明,佛法讲的过去、现在、未来只是一个表面的幻相,佛一直说法从未灭过,过去的历代祖师一直与我们同在,从未远离过,只有当我们的心达到一定程度的清净时才能与他们产生感应道交的不可思议的力量,时间与空间,过去、现在与未来只是对我们这个物质的身体产生作用,我们依然会老会死,因为凡是物质的东西都逃不过“生-住-异-灭”这个规律,不死的是我们的心性,是我们永恒不变的真心,儒家讲修身可以成贤人,道家讲修真可以成仙人,佛家讲修心可以永恒,三家的侧重点不同,以佛家最彻底最完美最慈悲,万法一体,每个人、每个动物、植物都和我们同一个本体所生,爱护别人就是在爱护自己,宽恕,原谅,善待(必须要在规矩内,规矩即是道,道是宇宙运行的规律)一切就是在善待自己,佛菩萨之所以那么伟大就是因为他们彻悟了这个真理。在他们住世救护众生后,只是这个物质的身体进入坏灭而消失,然而其实质并未消失,只是与我们的这个物质身体不在同一个维次空间里面,所以我们看不到他们的存在,能在这个肉眼的状态下见到他们那都是佛菩萨慈悲为了让我们相信是真的才显现出来的。慧能祖师曾经对我说过“机缘成熟的人,看到这篇文章就自然的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机缘不熟的人你就算是给他讲3千年,他还是一样的不相信,佛家叫这类众生为业障深厚的可怜之人,但是信与不信是他们的事情,你只要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就好了。”今天我写出来公布于众,即是在按祖师之语也是按佛陀释迦世尊之语,弟子已经完成这一任务了,我也会终身信守承诺绝不对任何人透露慧能祖师的本尊究竟是谁。

      2002年7月我还没有去皈依,在现实与梦境里释迦世尊,智者大师,慧能祖师都叫我持修,并且告诉我等我皈依后我的师父给我起的法号就叫持修,2002年12月我与朋友去南岳皈依,师父在给我做完仪轨后告诉我“你的法号叫持修”,那一刻我热泪盈眶,“持修”这个名字我在好几个月前就知道了,佛法真的太不可思议了!我知道这一切全是佛陀的安排,我相信我这一生每一步路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佛陀的安排,所有的安排都是为了帮助我的修行而来的,让我在常人很难接受或者快被逼疯的状态下走出来,修一个平常心真的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事情,需要承受面对和背黑锅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到让你连争辩、诉说、发泄等等的心都没有了,当所有的事情再来都伤害不了自己的时候才是定力的产生,也才是修行刚刚的起步。不过我是早已下定了心,就算修行再苦再累再痛再多的事情要我背,我也不会做那个胆小鬼,我一定会抬头挺胸做那个义无反顾扑火的飞蛾,就算是死亡又有何惧,因为我早已预见了未来“凤凰浴火涅槃”后的那种生命力,那种震撼力,那种感动一切的精神是多么的壮观!!

      在这里我想跑一下题,感恩冯冯居士的慈悲,他的那篇《古代陵墓的诅咒》值得所有的人去看看,不管你信不信佛都有必要看看。现代人就是太自大了,所以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太多了,当代人总是觉得古人很落后,其实那是我们自己的猜测,古代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落后,很多东西甚至比我们现在的还先进,只是我们看不到。埃及法老图坦卡门(又称为吐突)的陵墓在1923年被挖开后,随后凡是参与了挖掘的人以各种非正常的死亡离世,我们在科学里面很难解释是什么原因,冯冯居士因为看到了问题的根本原因所在,写下这篇文章给大家看以示警戒!看到这里时,我知道这些人的死亡与他的这种强大的没有理性的能量有很大关系,不光如此我还亲身体验过古代埃及的诅咒的魔力。其实在我小学学历史的时候,学到埃及木乃伊的制做过程时,我竟然也于几分钟内看到在远古的3千年前,埃及人死后是怎么把他们制作成木乃伊的过程,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以为是眼睛花了,只不过我从小胆子很大,所以也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过。就在我20岁左右那年,看一部影片就是讲博物馆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其中就有图坦卡门的整个黄金棺木在里面,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一个‘人’其实是鬼在那里睡觉,结果一声响后,这个鬼走进自己的那个黄金包裹的身体里面,就是图坦卡门现在在博物馆里的那个相,面目狰狞性格凶残发出很强大的辐射力,我看到那种力量有多么强大,同时也体验过埃及诅咒的威力有多厉害,会让人的整个神经错乱并且头痛,可以让人痛得晕死过去,当时我就是念护法尊天韦陀菩萨的神咒才破掉卡门诅咒的,而在十几年后的今天,看到冯冯居士写的文章里也提到要念护法尊天韦陀菩萨才能破掉卡门诅咒,我们从没有见过面也从没有联系更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但是我们却有着相同的认识与感触,鉴于这个原因我想把我知道的事情写出来给有缘人一个参考与帮助。

      希望一切有缘人看到这文章后,都能告诉自己的家人与朋友、亲戚及一切有缘人,千万不要去参观什么古代陵墓,这是我们做为一个人基本的修养,斯人已逝,不管他们的棺木有多少价值,我们都不应该去冒犯更不应该去参观,这是没有道德的表现,戒之慎之!卡门诅咒是真的有,不是无稽之谈,做为一个常人是很难发现的,因为这个诅咒不是从一个人的嘴里发出的,而是从一个鬼还是一个厉鬼的嘴里发出的,做为常人谁能警觉到这点呢???

      图坦卡门年仅19岁就暴毙而亡成为枉死鬼,正是年少气盛时,想想他的灵魂会甘心吗?他还有心爱的妻子、至高无上的皇帝之位,他能那么容易就放手吗??绝对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他一直不肯离开,拼命的执着他曾经的一切,成为一个守尸的厉鬼,3千年都不离去。面对这样一个守尸的厉鬼,谁去触犯他,他的禁地,他的物品,他会不生气吗?他会放过他们吗?加上古埃及的咒语和很多细菌等等东西在护他,还有他性格的凶残彪悍暴戾,让其它恶能量低的东西很难接近他,所以3千年来都在他的地宫(墓穴)里安安稳稳的度过,醒着就到处走走看看吃东西,累了就坐在那里睡大觉,他的时间一直定格在古埃及的那个时代,他的记忆一直在那里从没有前进过,任何一个常人都是看不到这一切的,因为常人内心里的正能量(清净心)太低了所以看不见,但古埃及人早就知道卡门没有离开,所以在他的陵墓封口处写下警告就是善意的提醒,并且他的陵墓是埋在地下的,因为古埃及人知道这位早早夭折的帝王会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厉鬼,很难轻易离开,为了避免对后人造成伤害,将其葬于地下不轻易被人发现,你能说古人没有智慧吗?古人的智慧胜过我们现代人太多太多,这样的做法一是保护了这位英年早逝帝王灵魂的安宁,二是能够保护后人不轻易受到这位已逝之物的干扰,古人的做法不光是考虑到自己,还会考虑到后代子孙的安危以及这位已逝之物的安宁。不光是埃及的古人有智慧,中国的古人同样是很有智慧的,我们不能轻视古人,他们比我们有智慧多了。

      当然,现在的图坦卡门灵魂早就不在了,他已经转世投胎在中国,年纪是20岁左右的小伙子,不要问我怎么知道,我知道的事情比常人多一万倍,可我从没有对任何人讲过,包括我的家人都只字未提,做为一个修行人必须要遵守规矩,“佛法在世间,不坏世间相”,世间人的状态就是只看到表面,因为常人的心念太过杂乱,有篇文章叫《凡心太重无神通》,为什么有的人能看到你却看不到,因为你的凡心太重了!我不会写出图坦卡门这位3千年的守尸厉鬼是怎样一步步被度化,最终愿意去转世投胎的整个过程,因为多说无益,今天是鉴于冯冯居士的慈悲,他对大家忠恳的提醒,希望一切有缘人都能铭记于心,我也只是将一些事情做一个更详细的补充,让大家明白现代人与古代人的智慧无法相比,无论是哪个方面都显得愚顽低级很多很多!卡门在未来还会往生西方净土,他与佛菩萨结下了深厚的缘分,时机到了自会有有缘人去助他成就,虽然卡门的灵魂已经离开近20年了,但是埃及金字塔是古代帝王的陵墓(包括兵马俑,马王堆等等这些古代陵墓),地宫殿里威风凛凛的主人是离开了,但是还有其它一些鬼魅、细菌等东西会寄居在这些陵墓里面,所以奉劝各位,陵墓本来就是一个磁场很不好的地方,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我们一定要避免去这些地方参观游玩,不管你信不信佛,尤其如果你信佛却只是口头上说说而没有真正的修持,去了只会让其它空间的众生嘲笑你戏弄你,这不是自找麻烦吗?我们大家一定要谨慎对待以防后患无穷。

      现在言归正传,慧能祖师,我又完成一件您交待的事情了,提醒现在人与后世之人对古代陵墓要敬而远之的事情,希望有缘人都能记得这些事情并加以防范。

      我本是个不喜欢也不太愿意讲一些奇谈怪论的人,13年前的那天夜里慧能祖师与我的一叙,包括图坦卡门的这些事情全是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我不会去说除自己以外任何人的事情,因为我看不到别人的因果,我只会也只有胆量说我自己遇到的事情,说别人的事情无异于隔靴搔痒,望梅止渴,永远也说不到重点上,解决不了实质性的问题。而且我也只会写这一次,以后不会再提笔写任何关于玄机之事,即使知道很多东西,因为现在的人戾气太重,慧根太浅,写太多很容易被人误会其用心,甚至被当成精神有问题,所以这些事情埋在心里十几年二十几年从未跟任何人提起。当然我相信任何事情的真相都必须要经过一个潜伏期,过了这个潜伏期才能让它们浮出水面,就象我们人也必须有一个沉淀期一样,这个沉淀期就是上苍对我的考试,看看我有没有足够的底气,能不能沉得住气,惊蛰来了才能有动的行为,否则必须潜伏沉淀下来。能沉住气是现代人都缺少的一种美德,很多人都是太急太急,太急于求成,太唯利是图,太追名逐利,往往适得其反,希望我们学佛的同修都能沉下来,好好做人,好好修行,好好净心。

      感恩释迦世尊

      感恩智者大师

      感恩慧能大师

      加持提携 弟子定当永远铭记于心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 0
  • 0
  • 0
  • 69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