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山顶洞人

知不知,尚矣。不知知,病矣。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

解析:

“知不知,尚矣。不知知,病矣。”意思是,知道自己还有所不知,这是很高明的。不知道却自以为知道,这就是很糟糕的。

我们处在无明的世界里,但是我们不知道;我们在展现我是、我能、我慢,但是我们不知道;我们被麻痹在苦海里面,但是我们不知道。如果我们知道这些“不知道”,那就是“尚”了,说白了,那就好办了,那就有希望了!因为找到了问题就可以对症下药了,就知道修行的重要性了。

再提高一个层次,“知”就是“明”,“不知”就是“无明”,如果我们“明”了这个“无明”,那就破除了“无明”,也就是真正的“明”了,是个真正的觉者了,我们的业障就如狂风吹散乌云一样,烟消云散了。

反过来,如果我们处在无明的状态,本来不知道,但是我们好为人师,喜欢逞强,于是装作知道,夸夸其谈,甚至讲经说法,这就造业无量了,当然是大病。

“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意思是:有道的圣人没有缺点,因为他把缺点当作缺点。为什么那些得道者没有缺点呢?因为他们常常会自我警惕,不想欺骗众生,也不会欺骗众生,知道就说知道,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对众生有益的就讲,对众生无益的就不讲。因为他们不喜欢做假,不喜欢自欺欺人。当然,这只是浅层的解释。

从根本上说,“病”就是“漏”,只要我们的六根还在向外攀缘就是“漏”,只要还在“漏”就是“病”!这么说来,我们这些世俗人都是病入膏肓的人。若问,难道圣人的六根就不动吗?如果真不动,那不是圣人,而是木头。不同的是,圣人的六根不管怎么动,都在真如的管控中,也就是说,圣人知道自己的六根在动,这种“动”就属于妙用,而我们则不知道自己的六根在动,这就叫“大无明”,“漏”得没边。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简单地说,圣人能够念念常在觉中,这时候妄想就是真如,随他怎么动念都不造业,所以“不病”了。但这么说好像已经没意思了,毕竟我们是世俗人,够不着。所以,不如给大家说说现实中的“病”。

因为西方经济的一时领先,我们很多崇洋者就觉得什么都是西方的好。比如身心灵一类的东西,现在非常盛行。尽管都知道西方的心理医生得精神病的比例比常人高得多,大家对这一行还是趋之若鹜,追根究底,还是为了钱。

我们也不想一想,为什么心理医生反而更容易得精神病呢?因为所谓的精神病往往都是阴性信息干扰了我们的性体系统,就像电脑染上了病毒,与硬件毫无关系。阴性信息的类别是非常多的。万物皆有灵,而几乎所有的灵都是阴性信息。还有怨恨恼怒烦、贪嗔痴慢疑形成的执念也是阴性信息。心理医生自己没有正知正见,却常与心理疾病患者打交道,感染阴性信息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

就说家族系统排列吧,首先理论就说错误的。表面上看,每个人确实有无限多的祖先,但实际上,并不见得所有祖先都与自己有业的牵连。要知道,每个人都是独立的自我,但同时每个人又与海量的众生有着业的牵连,哪怕表面上看似乎八竿子打不着的,实际上他们之间的业缘却非常深。所以,认为我们健康和财富是由众多祖先决定的观点是绝对错误的!

家族系统排列之所以盛行,就是因为现场的灵验让很多人没法怀疑。事实上,主导的老师和参与的助理往往都是阴性体质的人,很容易招来妖魔鬼怪、孤坟野鬼等虚态灵体,大家自觉不自觉的成了这些灵体的傀儡,被它们推动,还美其名曰“遵从背后道的指引”,实际上精气神都被这些灵体耗去了,吃了大亏还不知道,还以为主导老师本领高强,甚至主导老师自己也这么认为。这时候,如果谁用天眼看,就会发现整个场面被众多的虚态信息体搞得乌烟瘴气。然而,既然有很多的灵体在场,有时候也能帮着解决点问题,毕竟所有的灵体都是有五通的,于是大家就更深信不疑了,却不知道自己要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

告诉大家一个总原则,所有关于身心灵的活动现场,只要出现某些超自然的现象,让人觉得很“神”,绝对就是有众多的虚态低灵在场。所以,如果不是修行高人,千万不要做与“灵”有关的工作,你属阳,它们属阴,你驾驭不了它们,而它们尽管未必有害你之心,但自然而然就要耗你的能量,你承受不起的!这就好比从事有隐性剧毒的工作,开始得点小钱还很高兴,等身体搞坏了,后悔也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