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佛道一如道德经 第70章

    作者:山顶洞人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者贵。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

    解析:

    还是先看译文:我的话很容易理解,很容易施行。但是天下竟没有谁能理解,没有谁能实行。言论有主旨,行事有根据。正由于人们不理解这个道理,因此才不理解我。能理解我的人很少,那么能取法于我的人就更难得了。因此有道的圣人总是穿着粗布衣服,怀里揣着美玉。

    老子真了不起,把一个难以捉摸的“道”讲得那么明白,那么透彻,遗憾的是我们就是看不懂。千百年来,无数学术泰斗、修行高人扑在《道德经》上,却反而使它越来越扑朔迷离。我现在用现代的语言将“道”做了一个诠释,可是有几人真的会珍惜这本书?

    “吾言”如果简单的翻译为“我说的话”就太肤浅了。“言”就是“道”,所以“吾言甚易知,甚易行”的意思是说“道”实在是容易了解、容易知道。睁眼所及无不是“道”,所以“易知”,举手投足无不是“道”,所以“易行”。老子在这里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道”是简简单单的,法界没有秘密!密宗的秘法也好,道家六耳不传的秘法也好,说穿了都还属于术类,只是术的层次有深有浅,当彻悟根本之后,就会发现这些术只不过是一些玩意儿。

    那为什么“天下莫能知,莫能行”呢?因为我们太聪明了,于是非要到幽深处去找“道”,好比非要乘坐豪华游轮般的法船,驶向太平洋深处去找“彼岸”。我这么说出来谁都觉得可笑,可实际上我们都在这么做!

    说个故事,三个人去看戏,一个盲人,一个聋子,一个斜眼。看完回来,人家问戏怎么样?盲人说,只听见唱,没见人影;聋子说,演得还不错,就是哑巴不会说话;斜眼说,演得也不错,唱得也不错,可惜戏台偏了。

    别笑人家,我们这些凡夫俗子都是这样的,总是以“自我”的视角看问题,当然就看不到真相了。这个故事里,戏就好比是“道”,他就真真切切的摆在那里,没有做半点掩饰,按理说应该“甚易知”,而我们一旦把自己的心意识加上去之后,“道”就变得扑朔迷离了。

    《道德经》不仅仅是针对地球的,它是法界的真理,不受时空影响的。遗憾的是老子的这些智慧语言被我们当做哲学、玄学、空谈理论来研究、来批判,以此当作自己的立身之本,很少有人去实修实证。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如果我们不愿意归零,不愿意如实回头面对自己,最终无一例外将会被“自我”击倒。

    老子所说的是真理实相,是有根有据的,绝对不是画饼充饥,也绝对不是幻想出来的蓝图。“言有宗,事有君”,它是经得起考验,经得起验证的,当下我们就可以去求证,只是我们不愿意去做。为什么呢?“夫唯无知”啊,“无知”就是真的不知道,就是愚痴,累世历劫以来,我们被“无明”障碍得太深了!

    “不我知”就是不知“我”,也就是没有识达本心,当然就不能明白《道德经》的真实义了。有一句话叫“自古圣贤多寂寞”,《永嘉证道歌》也提到“常独行,常独步,达者同游涅槃路”。所以,希望大家慢慢静下来,抛开过去的很多观念,重新再来,否则,永远也“不我知”、不知“我”。

    “知我者希,则我者贵”,真正了解“我”的人很稀少,能够进一步效法“我”的人更稀少。正因为如此,所以那些真正明道、悟道的人是很珍贵的。注意,千万别把这个“我”当人相,以为老子是说他自己。这个“我”就是我们的自性佛!我们学佛修道一定要学会离相,着相修行除了造业没有任何好处。

    “是以圣人被褐怀玉”,为什么要“被褐”?外面穿着粗布衣服,吃的也是粗茶淡饭,是不是也像某些大师那样在作秀?当然不是,到了那个境界自然就是那样了,因为他已经无我了,哪里有半点心思去考虑吃穿,自然也就不会做任何刻意的表现了。

    《永嘉证道歌》里说“穷释子,口称贫,实是身贫道不贫。贫则身常披缕褐,道则心藏无价珍”。这个“无价珍”也就是“玉”,也就是“道”。“道”是如此的珍贵,与之相比,哪怕是最高档的衣服都只是“褐”!所以,我们不要以为得道者一定就打扮成乞丐的样子,哪怕他开豪车,住豪宅,他也不会着在这些外在的东西上面,反过来,外表装扮得很有“道”的大师一定是假的,充其量只是个优秀“演员”。

    再说,我们不要把“怀玉”理解为藏着舍不得,实际上是送给我们,我们绝大多数人也接不到。如果我们真能够得到那个无价珍宝,自然也就瞧不起世间的那些荣华富贵了,就好比一个千亿富翁不会把宝马当回事。

    这一章文字很好懂,没什么争议,但我却感触很深。解析《道德经》到现在,我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把“道”说得让更多的人懂,尽管我使尽了全力,但我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能接受这本书,要完全理解就更别希求了。“道”为什么难懂?因为我们太聪明了!我们总是要去分析、判断、研究,结果越动脑筋就离道越远,但即使这样还不够,还要把研究的成果拿出来教育、影响别人,并美其名曰度人。于是,一个明明白白的“道”就这么被糟践了。

    我原本是一个很狂的人,但这本书我确实说得很婆心,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看到它,而这与个人的名利毫无关系,因为我知道这本书的价值。然而,这个时代,越有价值的东西就越容易被抛弃,越是垃圾的东西就越是容易被接受,想想似乎很难过,不过也没关系,真正有缘的人哪怕百年之后还是能得到它的。法界是很玄妙的,该留下的东西一定灭不掉,该灭掉的东西一定留不下。就像《心灯录》,作为皇帝下令要禁毁的书,就像很多已经失传的书一样,按理说是很可能销毁掉的,可偏偏流传至今,而且真正有缘的人都得到了它。《佛道一如道德经》虽然没法与《心灯录》相提并论,却是一个很好的接引人的梯子,读了它再去读《心灯录》就容易多了。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两千多年来就没有一本书把《道德经》解析透了的,就像老子说的,“天下莫能知”。现在我将它解析出来,不敢说百分之百符合老子的愿意,但可以肯定没有离“道”,否则,业报可是大得不可想象的。说实话,我真希望多几个人推广这本书,因为谁推广谁受益,与我没关系。反过来,如果我是为了个人哪怕一丁点的利益而动这个念,那无疑是造大业!

    这本书更多的是给人种善根的,认真看过并能从心里认同的人,阿赖耶识里很多业力就被消掉了,哪怕后世也很难与邪法相应了。这本书发完之后,我也就没事了。若有人想真正跟着一起同修,那他就得问问自己:善到什么程度?心胸宽到什么程度?对《心灯录》的认可达到什么程度?否则的话,我们还是相互祝福,各行其道为好。

  • 0
  • 0
  • 0
  • 8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