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佛道一如道德经 第69章

    作者:山顶洞人

    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是谓行无行,攘无臂,执无兵,扔无敌。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

    解析:

    还是先看译文:用兵的人曾经这样说,"我不敢主动进犯,而采取守势;不敢前进一步,而宁可后退一尺。"这就叫做虽然有阵势,却像没有阵势可摆一样;虽然要奋臂,却像没有臂膀可举一样;虽然有兵器,却像没有兵器可以执握一样;虽然面临敌人,却像没有敌人可打一样。祸患再没有比轻敌更大的了,轻敌几乎丧失了我的"三宝"。所以,两军实力相当的时候,悲痛的一方可以获得胜利。

    这一章毫无异义是说用兵打仗的,只是有点不可想象,请问谁能想象实际战争中"行无行,攘无臂,执无兵,扔无敌"是什么情形?况且,打仗的事离我们老百姓太远,估计大家没什么兴趣。

    然而,打仗真的离我们远吗?我们世俗人哪个不是战斗一生,最后灰溜溜地走的?好斗应该是人的本性,记得小时候最大的享受就是看打仗的电影,小伙伴们在一起也总是模仿电影里剧情打仗。现在的孩子则是玩电脑游戏,当然全是打打杀杀的。那我们成年人呢?同事之间,亲友之间,甚至家庭内部是不是都是各种大大小小的明争暗斗?不管我们的人品好不好,我们逃得脱吗?所以,如果按这个思路说下去,那就没完没了,我也就不说了,今天只说我们自身真我跟假我的战斗。

    真假孙悟空的戏编得绝对精彩,而且非常的高深。我们每个人都有真我和假我,如果谁说没有,那是因为他的假我取得了绝对的控制权,已经不知道有真我了。按理说,人应该真我当家才对,但现实中,绝大多数人都是假我掌权,而且往往是一辈子掌权。为什么我们总是那么辛苦,而且还常常烦恼不断,不都是假我害的!

    "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这个"吾"就是假我,我们不管是争财富、权力、名利,还是争异性、面子等等,不全是假我在做主!所以,别说想成道,哪怕是想得到真正的幸福快乐,都必须要假我退位,不能让它为主,不能让它在前。只要假我一退,自然就到了六祖说的"守真如"的状态了。看看,修行就这么简单。

    那接下来会怎么样呢?"是谓行无行,攘无臂,执无兵,扔无敌",什么意思呢?从相上说,就是不会像以前那样强势了,不会那样显摆了。虽然还要有防人之心,但自然与人和谐相处了。虽然还要面临各种竞争,但不用使心机,自然就水到渠成了。从根本上说,这时候之所以"无行""无臂""无兵""无敌",是因为不着相了,也就是真我当家了,"行""攘""执""扔"都只是真我妙用,不会再被假我牵着跑了。

    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不是外面有什么干扰,而是自己的假我随时会跳出来。"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这个"敌"就是假我,只要它一跳出来,我们的"三宝":"慈"、"俭"、"不敢为天下先"就立马会被遮盖,于是又成凡夫了。

    我们修行人都想成道、成佛,却不知道,真我当家就是佛,假我当家就是众生,一念成佛就是这么来的。既然如此,那真我怎么样才能当家呢?慢慢来,时时谨记"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只要假我出来就赶紧让它退回去,时间越久,假我就越老实,最后彻底投降了也就成道了。

    现在问题来了,"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我们一直要假我退位,但结果却是"哀者胜矣",难道最后还是假我取得了胜利?注意了,这里是关键的关键,我只说要假我退位,却从没说过要真我如何如何,事实上,真我但凡有一点举动,他就不是真我,而是假我。

    反过来,只要假我一歇,就是真我。所以,我们将"我"分为真我和假我两个,只是为了方便解说,它们实际上是一个"我"。这个"我"一歇就是真我,一动就是假我。所以,假我一旦吃亏变成"哀者"的同时就变成了真我,这么一来,"哀者"胜了也就是真我胜了。而且,"胜"也是个方便说,当真我、假我变成一个"我",如如不动了,还到哪里去找"胜"者?

    注意,这一章表面上是说打仗,实际上还是借打仗的事说"道",强调"三宝"的重要性。"三宝"是道宝,在解析67章的时候我就很费劲,如果仅仅只就现实社会的现象夸夸其谈的说"三宝",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但这绝对不是老子的本意。解析《道德经》有一个原则,不管哪一章,如果不能归到"道"上,那说得天花乱坠也白搭。听说德国人平均4人有一本《道德经》,但我知道,《道德经》一旦翻译成外文,就只能剩下一张皮,因为核心的东西是没法翻译的。而我们现在有幸通过《道德经》了悟宇宙真相,回归自性家园,可我们有多少人会真正珍惜呢?

  • 0
  • 0
  • 0
  • 10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