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佛道一如道德经 第57章

    作者:山顶洞人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解析: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译文为,以正人、正己之心去治理国家,以奇巧、诡秘的办法去用兵,以清静、无为之道去治理天下。译文看似清楚,但仔细对比一下,“治理国家”和“治理天下”怎么完全不同呢?即使“国家”比“天下”小,那也不应该是天壤之别呀?所以,依文解义往往会把我们越绕越糊涂。我们不妨先看下文。

    “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意思是,天下的禁忌越多,而老百姓就越陷于贫穷;人民的锐利武器越多,国家就越陷于混乱;人们的技巧越多,邪风怪事就越闹得厉害;法令越是森严,盗贼就越是不断地增加。

    这就是“以正治国,以奇用兵”的结果。对照一下,发现与两千多年后的现实社会还完全吻合。不是老子有什么超强的预测能力(这是小看他了),而是他站在“道”的高度往下看,社会不管怎么发展,滚来滚去就是这个样子。那面对这种现状怎么办呢?几千年来,无数的社会精英前仆后继,搞出各种各样的理论,各种各样的学派,想用更高明的手段继续“以正治国,以奇用兵”。结果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两者互为因果,形成一个死套。

    这里,“正”、“奇”都是世俗的产物。过去几千年以及现在都是这么干,将来也还得这么干。有人因此认为,老子也脱不了俗,也喜欢搞点阴谋诡计。真是这样的吗?大错特错!老子只是站在“道”的高度,对人类社会做了一个白描。

    不管人类的智商再怎么提高,想把一个死套解开是不可能的。所以,老子高瞻远瞩,知道“正”也好,“奇”也好,都没有意义,唯一的办法是“以无事取天下”。这里的“无事”即是“道”,“天下”即是十法界,也是“道”。注意这个“取”字,不要以为像现实社会那样非要用武力才能夺取一片疆土。实际上,只要“无事”,自然就“取天下”了,所谓修道,无非就是“无事去”。所以老子接下来说:

    “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表面的意思是,我无为,人民就自我化育;我好静,人民就自然富足;我无欲,而人民就自然淳朴。注意,这里的“无为”“好静”“无欲”都是“无事”,都是“取天下”的法宝,也都是修行的无上秘法。若问:“自化”“自正”“自富”“自朴”描述的是什么样的世界?答:这是极乐世界!现在要去极乐世界的人不少多如牛毛吗?咋就不知道极乐世界是什么样子呢?如果连极乐世界是什么样都不知道,那还怎么去呢?话说回来,这样的境地在现实社会能成为现实吗?答案是否定的。正因为这样,很多人批评老子的思想只是乌托邦的幻想,看似有理,实际上是我们错解了老子。

    一提到“民”,我们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老百姓,于是千方百计去治理,可是怎么治理也没招。其实,想治理就是多事。众生的本性都是佛,只是现在在六道轮回的轮盘上玩得乐呵而已,干我们什么事?等他们玩够了,不总会有回家的一天吗?所以佛说:“心净则国土静”。我们最大的问题是自心妄想这个“民”不管,却老想管他人的闲事,还自喻为“以天下为己任”。社会为什么乱,因为每个人不管自己,却想管别人。那人们为什么都想管别人呢?因为他管不住自己!如果每个人都能管住自己,那天下就真的无事了。

    所以,我们现在不管外面的“民”,只管自心这个“民”。现在我们再把上文的“民”替换成“心”,重新来解释那一段,是不是一通百通了?这一段的意思其实非常简单:只要我们“无事”,“心”就自然归“道”了。问题是,要我们有事容易,要真的“无事”就太难了。《心灯录》上说:“要脱离生死,要修行,要悟道,要成道,要成佛,要具智慧辨才神通,要建立佛国净土,坐金莲台,说教典,说公案言句,要度尽众生”都属于有事。要知道,我们的本来“现成是佛,若有用心处,便与现成相反,越用心越相反,则生死轮回无有穷尽。若能当下一歇,即是菩提”。可是,我们歇得了吗?

    如果歇不了,我们就不妨来玩玩。其实,只要在“道”中,《道德经》怎么解都可以,不信就试试看:

    作为山沟里的农民,我养着一窝鸡,种着一个菜园子。我对它们有绝对的统治权,可以随心所欲地生杀予夺,就我这待遇,也就相当于小国王了。为了保护菜园子,我将鸡关起来养,结果鸡不但不长肉,还生病,看上去已经不像只鸡了(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

    没办法,我只能将他们放出来散养,这下它们可高兴了,疯狂地扑向我的菜园子,一边吃菜叶,一边用脚刨地找虫子,一下子把我那整洁的菜园子搞得乌烟瘴气(人多利器,国家滋昏)。

    我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于是迅速做了很多稻草人立在菜地里,刚开始还真把鸡给吓住了,后来他们识破了我的诡计,不但不怕,还飞到稻草人上垒起鸡窝来(人多伎巧,奇物滋起)。

    没办法,我只能拿出最后的绝招,用篱笆将整个菜园子围起来,这确实好了一阵,可是,鸡们还有招,找准薄弱环节使劲钻,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钻出几个洞,有的鸡甚至练出了飞翔术,能直接飞过去,我是彻底没招了(法令滋彰,盗贼多有)。

    一气之下,我菜也不种了,鸡也不喂了,我饿死你!没想到鸡们从早到晚到处找虫子吃,一只只长得油光发亮(我无为,而民自化)。

    早晚我也不收关了,管它自生自灭呢,谁知道天色将晚他们就自动回鸡窝,天刚蒙蒙亮就自动出来,从不睡懒觉(我好静,而民自正),更可喜的是,一只只下起蛋来了,每天“个个大”的叫声唱得我乐开了花(我无事,而民自富)。

    而且,种的菜虽然没了,却到处长着各种野菜,鸡们吃它的虫子,我吃野菜加鸡蛋,大家相安无事,甚至是其乐融融(我无欲,而民自朴)。

    大家看看,《道德经》是不是很好理解!大家理解不了,是因为心太大了,老是想着天下啦、邦国啦、用兵啦、统治者啦,唯独不回头看看自己的心。我作为一个小农民,而且是天生的近视眼,所以只能拿最近、最小的这些事来比拟。

    大家能够将自己缩到最小最小、放到最低最低吗?

  • 0
  • 0
  • 0
  • 11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