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佛道一如道德经 第55章

    作者:山顶洞人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怒,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

    解析: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意思是:道德涵养浑厚的人,就好比初生的婴孩。我们世俗人最大的麻烦就是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妄想,都是背道而驰的。婴儿刚生下来还是“一”的状态,不动意识,所以老子反复强调要回归到婴儿的状态。

    任何意识都是一个能量,也就是磁场,而且,这个磁场一旦发出去后,就会存留在法界不消失,毕竟能量是不可能自动消亡的,因缘成熟的时候,这个磁场又会作用于他人,但最终还是反馈到自己,这就是所谓的业力!

    动物对人的意识这个磁场是可以感受到的,他会根据自己的感受决定是进攻还是防御。我这人不怕狗,不管多凶的狗朝我发威,我总是以最和善的心包括肢体语言对待他,让狗知道我没有恶意,不是坏人,于是狗很快就安定下来了,甚至开始摇尾巴了。

    当然,婴儿就更不一样了,他处于“道”的状态,也就是“空”相。“空”的婴儿是不会妨碍任何事物的,反过来,任何事物也妨害不了他。所以婴儿就会“毒虫不螫,猛兽不据,攫鸟不搏”。意思是:毒虫不螫他,猛兽不伤害他,凶恶的鸟不搏击他。如果我们大人真能回复到婴儿的状态,也能做到“毒虫不螯,猛兽不据,攫鸟不搏”。当然,这是从相上解释,从根本上解释跟第50章是一样的。

    也许有人爱钻牛角尖,说既然如此,那把婴儿扔到深山里也不会被猛兽叼走了?要我说,除非猛兽没有发现,否则是凶多吉少的。因为婴儿本身就带有过去世的无量业,这些业无一不是招惹猛兽的诱饵。所以,老子在这里仅仅是用婴儿来比喻“一”的状态,我们不要在相上较真。

    “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朘怒,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嗄,和之至也”,这意思是说,婴儿是人的开端,虽然浑沌无知,却与天地和合为一。婴儿的生殖器勃起和大声哭喊,是他精力旺盛和保持平和之气的缘故。婴儿的特点是柔弱不争和精力未散,其核心还是“和”。

    “和”是没有分别心的状态,也就是“混成”的状态,这种状态的能量场是最柔和、最纯净的,而且本身是与大宇宙的能量场“联网”的,所以随取随用,就像电脑插上了电源一样。

    “知和曰常”,这个“常”就是“道”了。“知常曰明”,也就是明心见性了。由此看来,这个“和”是多么的关键。这个“和”当然包括了中和、中庸、中道等等,但停留在这个层面是不够的,它已经是“无二相”了,也就是没有分别心了,你说它与“道”还有多大距离?

    反过来,如果我们不注重心上的“和”,只是在身体上下功夫,那就是“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意思是,善于养生就能安详,心念主使精气就能强壮。练功的人都有体会,“气”是真实不虚的,只要坚持,强身健体是没问题的。

    气功为什么曾经一度那么火,毕竟有真实的效果,但为什么很快又退潮了呢?因为过度贪功能,大量的附体搞得整个行业乌烟瘴气。所以,用有为法健身,即使方法正确,而且全力以赴,也逃不脱成住坏空,更何况一旦加入了贪欲,任何好东西都会变味。

    这么一来,“物壮则老”也就理所当然了。而且,用有为法修身,充其量只能今生受益,一死又归零了,下辈子还得重新修,所以说:“谓之不道,不道早已”。这也就没什么实际意义了。

    但反过来说,我们修行首先还得把身体修好,因为身体是我们修行的资本,没有它也就无所谓修行了。不过,单方面的养生往往效果并不理想。本人也算半个养生专家,办了几期养生班,效果非常好,但坦率的说,我自身的不少问题也没法从根本上解决,因为任何病的根都是业,只要那个业没有去掉,那个病根就依然存在,只有当我的业力被消掉之后,身体才真正的恢复健康。所以,修行关键的是开悟,开悟后最主要的是消业,随着业力的消除,身心两方面都自然地提升。现实中,不少修行人根本的东西悟不到,身体还搞得一塌糊涂,只剩下一张满口佛语的嘴,这都属于上不见佛、下不见众生一类,不足以与之论道。

    有人质疑我是以佛论道,这显然是嘴皮道人的着相之言,因为他们把佛和道分成两个东西。道教说道比佛高,佛教说佛比道高,争论了几千年,却谁也不见高,反而纷纷堕落不堪了。在我看来,佛与道无所谓高低,因为没有佛,也没有道,只是为了表述方便,假名曰佛、曰道,而这个所谓的佛和道原本是一个东西,它就是我们的自性,我们如果能够站在“何其自性,能生万法”的境地,以佛论道也好,以道论佛也好,怎么转不都是一个玩意儿嘛!

    特别补充:说说排毒的事。排毒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五花八门,其中不乏忽悠者,这且不提,就说那些不忽悠的,到底怎么样呢?本人也算个养生老师,自己也非常重视排毒,曾经一度还认为自己排毒的效果非常理想,直到后来经历了真正的排毒之后才知道,市面上不管用药物也好,用功法也好,能排掉的毒不足1%。原来毒不是单独存在的,所有的毒都是业,只要那个业根没去掉,毒是基本排不掉的。

    本人的业是在超强外力的直接帮助下消的。那两个月的时间里,尿常常臭得很,屁也特别多而且臭,身体内部这里或那里不时会有一点点痛感,还有就是瞌睡特别多,人也感到特别乏力。总之,整个人与以往完全不同,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自己得了怪病,但我毕竟是搞养生的,知道这是大好事。我大量的毒以各种方式排出去,于是气色一天天明显的变好。而在整个过程中,我自己没有辅助任何有为法,就傻傻地听“组织安排”。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感受到人是多么的渺小,而法界却是如此的“玄之又玄”!我们世俗人做事都是考虑回报的,但往往事与愿违,于是生出很多矛盾来。我因为发愿解出《道德经》,没想要任何回报,结果得到的却是任何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都没法比的。我们都喜欢拿“舍得”教育别人,自己做起来却往往要打很多折扣,而我当时连“舍”的想法都没有,结果却“得”到了世人想都不敢想象的珍宝。

  • 0
  • 0
  • 0
  • 9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