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佛道一如道德经 第45章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解析: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译文为:最完满的东西,好似有残缺一样,但它的作用永远不会衰竭;最充盈的东西,好似是空虚一样,但是它的作用是不会穷尽的。

    字面上好理解,闭着眼睛想,实在不可思议,现实中到哪里找相应的事物与它对应呢?原来这已经到了“道”的层面,用心意识是没法想象的。其实,“大成”、“大盈”都是“道”,只是换了个马甲我们又不认识了。

    “道”通贯十方,隐则无形无相,显则变化难拘。十方如来是它;一切大菩萨及辟支、缘觉、声闻是它;一切天魔外道也是它;一切禽、一切兽也是它的轮转,以至于饿鬼地狱也是它的沉溺。这么看来,“道”好像也并非十全十美,所以说它“若缺”。

    然而,“道”的神通广大也不可思议。能为恶,造恶鬼地狱畜生相;能为善,造天堂相;能善恶相杂,造世间苦乐相;能修善不断嗔恨,造天魔阿修罗相;能于心外立法修行,造外道相;能度己度人,造大乘菩萨相……所以“其用不弊”。

    “道”寂静凝定,似墙壁、露柱、土石,却不是墙壁、露柱、土石;“道”摇动似山川风云,却不是山川风云;“道”杂乱纷纭似万物错综变化,却不是万物错综变化;“道”空洞犹如太虚,却不是太虚;“道”之粗蠢障碍似一切兽,却不是兽;“道”之飞舞掉扬似一切禽,却不是禽;“道”灵巧动用似人,却不是人;“道”有理有义似善,却不是善;“道”刁顽毒狠似恶,却不是恶;“道”聪明睿智似圣,却不是圣……所以说“若冲”。

    如果谁真能把这些关于“道”的描述看懂,可以立马走人了,甚至可以把一切佛经、道经扔掉,因为他已经“其用不穷”。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译文为:最正直的东西,好似有弯曲一样;最灵巧的东西,好似最笨拙的;最卓越的辩才,好似不善言辞一样。这应该是讲人的吧?没问题,我们就当人讲。“大直若屈”就是内心非常阳刚、正直,但外在表现却是随方就圆,我们以为他很柔弱,很好欺负。事实上,他是不与世人争,宁愿受屈。

    “大巧若拙”就是具有很强的创造力,但外表却是那么朴实无华,甚至是很笨拙的。“大辩若讷”就是讲法的时候直心而出,滔滔不绝,但人情世故的应酬方面,有时候还不如常人。这三句经我这么一解释,我自己都难受,因为这种说法就像拿个棒棒糖哄孩子的!

    其实,“大直”、“大巧”、“大辩”这三者都是“道”的形象代表,非要把它们拉下来往“人”身上套,搞得我们世俗人反而不像人了。我们的文艺作品中,我们的模范榜样中,有很多不一般的人物,但是,这些人物在现实中到哪里去找?

    再说,“道”无头无尾,当然“大直”了;“道”无所不能,当然“大巧”了;“道”宣示一切,当然“大辩”了。但问题是,说它“大直”,它又“小也不容针”;说它“大巧”,木桩、笨驴也是它;说它“大辩”,它又常行“不言之教”。因为“道”是实相无相的,我们不能将它僵死在相上,所以用一“若”字,将原意反过来,这样就离相了,也能够更好的指引我们去悟道。

    解《道德经》如果要我讲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我宁愿打坐。我保证,我讲的都是“真实不虚”的东西,但我无法保证大家都能看懂。就一个高等数学也让大多数大学生伤脑筋,最后只能蒙混过关呢,何况是“玄之又玄”的“道”。所以,没什么可讲的,大家要是没见过得道者,怎么说也是雾里看花,要是真跟他朝夕相处,就会发现他很多看似弱智甚至是可笑的细节。

    真正的得道者绝对不是市面上那些慈悲的、言行举止都非常得体的大师那样的,要知道,大师们的那些表面功夫都是“做人”做出来的。既然他们还在装模作样,也就不用多说了。想想济公的“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他呈现出来就不是当时大众能认可的得道者的形象,总之得道者并非是固定某个样子的。

    本章前面的所有文字其实都只是在描述“道”,问题是,我们怎么得道呢?所以,老子接下来就教我们修法,“静胜躁,寒胜热”仅仅是举例,目的是引导我们逐步去除不良习气,也就是“去习性、化秉性”,总之就是要消业。

    老子要说的落脚点是:“清静为天下正。”这个“清静”决不能当平常生活中的清静来理解。《金刚经》是所有佛道人士一致认可的,或者说因为认同度太高,以至于邪师也不敢否认的。但我们真的理解吗?比如其中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无法可说,是名说法”,“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等句,到底是什么意思?很多法师围绕这些句子能说三天三夜,结果把大家都绕晕了。其实,归纳起来讲,这些句子的意思就两个字:“清静”,即“清静为天下正”的“清静”。《清静经》说,“心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也只有这样的“清静”才能与道合一,即“为天下正”。

    所以,我们学佛修道不要着在文字名相上,只有往“道”上一立,心一“清静”,还有啥事呢?正如达摩祖师说的,“以心为空,解与不解具是解”。如果我们老是将自己埋在经典的文言文里,那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而文字功底好的人则往往学成个嘴皮道人,害人害己。

    作者:山顶洞人

  • 0
  • 0
  • 0
  • 10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