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佛道一如道德经 第31章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处之。杀人之众,以悲哀莅之,战胜以丧礼处之。

    解析:

    这一章表面上就是说用兵的,文字也比较好懂:兵器啊,是不祥的东西,人们都厌恶它,所以有“道”的人不使用它。君子平时居处就以左边为贵而用兵打仗时就以右边为贵。兵器这个不祥的东西,不是君子所使用的东西,万不得已而使用它,最好淡然处之,胜利了也不要自鸣得意,如果自以为了不起,那就是喜欢杀人。凡是喜欢杀人的人,就不可能得志于天下。吉庆的事情以左边为上,凶丧的事情以右方为上,偏将军居于左边,上将军居于右边,也就是说要以丧礼仪式来处理用兵打仗的事情。战争中杀人众多,要用哀痛的心情参加,打了胜仗,要以丧礼的仪式对待战死的人。 

    有个证道者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他突然动了个念,想到了老家那个自古以来的大战场,尽管他身在千里之外,谁知老家的土地爷立马现前,将他带到地下看成堆的白骨。看完之后也没太在意,不料眼前立时出现了宏大的战争场面,在列队、演习、庆功等等,他立马就超度他们。以往超度,不管来者是各类动物还是人,都是人家来找他,也就是说是冲着他来的,但这一次因为是土地爷请他去的,那些官兵全然不知道他的存在,只顾自己忙活,所以超度起来特别费力,幸好关公及时出现,指挥他们怎么走,才将他们全部超度了。事情完成后他的脸色都变了,人也非常疲乏,直到第二天才完全恢复。听完后我感叹不已,尽管这是个现代战争的场面,但也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可这些官兵竟然都不知道自己战死在沙场了,他们的鬼魂又重新集结成一只部队,依然整天忙着打仗的事,多么可怜!大概土地爷也被他们搅得不厌其烦了,所以来请老乡帮忙超度。我问他怎么还有关公呢?他说关公是个小天神,民间将他当财神供,实在是好笑的事。

    好了,现在是和平年代,没仗打了,我也没有能力纸上谈兵,就说点小事吧。有一种能飞的虫子叫打屁虫,只要你伤害了它,或者以为你会伤害它,就会放屁,那屁特别难闻,要是那个屁沾到手上或衣服上,什么香皂、洗涤灵都洗不掉。我住的地方打屁虫特别多,到了秋天降温的时候,打屁虫一群一群地往屋里面钻。

    为了对付它们,我备了一个专用的扫把。其实,我是最不喜欢用扫把的,更不想扫打屁虫(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我是左撇子,平常干什么都是用左手,但扫打屁虫就只用右手(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

    扫把用完之后,我总是格外把它藏在屋外的角落里(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其实,干这种事我是一百个不情愿(不得已而用之),每次干完之后心里总是不舒服,但是外表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能让人看出来(恬淡为上)。

    有时候费了很大功夫搞干净了,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尽管我尽量避免伤害它们,但“事故”时有发生,搞得我一身臭烘烘的,别人老远就知道我杀打屁虫了,都尽量避开我(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

    因为右手上有臭味,我总是将右手揣在兜里(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不得已弄死了打屁虫,我就找个地方埋起来(言以丧礼处之),并且在埋的地方设上标志,以免别人碰了又臭他一身(杀人之众,以悲哀莅之,战胜以丧礼处之)。

    我这么说,有人已经火冒三丈了,也有人会说我在玷污经典要下地狱,还有人已经乐不可支了。确实,我是在玩,但我不纯粹是逗大家玩或者故意激怒某些人,我想以玩的形式让大家明白,看经典不要着在文字相上,不要咬文嚼字。

    别以为老子说到侯王就是讲治国,说到用兵就是讲打仗,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既不当侯王也不用兵,难道就不能学《道德经》了?我反复强调,老子什么都不说,就说“道”。这一章同样不离“道”。

    什么叫“兵”,别老想着打仗的事,现在我们就把那个相离了,我们的妄想就是“兵”,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妄想,无时无刻不在造业,先不把自己内心这个“兵”降服了,而去猜测两千多年前的老子到底是主战还是反战,有意思吗?大家反观一下自己,自己的内心何时停止过战争?所以,老子说:“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为什么说“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左”为“主”为“静”,“右”为“次”为“动”,我们不管处事还是修行,都是宜静不宜动,因为一动就是妄想,就是心意识用事。

    但有道之人不管怎么用心,都能够守住根本,这时候的“动”则是“静”中的“动”,也就是动静一如了。这个状态就是佛祖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时候的“心”就不是妄心了,而是真心,是妙用!

    真正的修行绝不限于读经、打坐、念佛、拜忏、放生等,如果在行住坐卧中都能守住根本,那才是真正的修行。有句话叫“不怕念起,只怕觉迟”,说得就是这个意思。

    而我们一些学佛人倒好,一个劲地除妄想,结果以妄除妄终不离妄。最后没办法了,只好求阿弥陀佛去了,想凭一句佛号去极乐世界。其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这样就能去极乐世界,但已经做了那么多功课了,如果不信,世间也没有得到什么,那就真的啥也捞不着了,于是只好自欺欺人。有意思的是,时间久了,自己也能把自己骗了,这时就真的“极乐”了。

    为什么强调“杀人之众,以悲哀莅之,战胜以丧礼处之”?因为不管是你产生了邪念,还是在妄想的驱使下造了什么恶业,都必须赶紧忏悔,而且是发自内心地忏悔,否则,那些因果业力可没人帮你承受。所以,想骂我的朋友请你想一想,你是否有闲功夫管别人的事?你自己内心的那些打屁虫是不是清理干净了? 

    关于忏悔,再多说两句。忏悔是一个很好的消业方式,效果非常明显,尤其在修行的初始阶段,没有更好的消业办法,只有忏悔。

    其实,很多人也认可忏悔,点上香,盘上腿,像模像样地在那里忏悔,问他效果怎么样,他说忏悔不出来。为什么?因为他只在嘴上忏悔,没在心上忏悔。他起心动念不是悔恨自己的过失,而是想通过认错这种廉价的方式交换回来一个好东西,看看,我们任何时候都在打算盘,都在计算得失,这不就是在用兵吗?而且,打算盘这个心当下就在造业,还如何忏悔得了?结果当然就会大打折扣了。

    还有些人每天忏悔,翻来覆去还是那点破事,每天在“佛”前叨叨一遍,把忏悔当成了生活。问他效果怎么样,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果,但是如果哪天不做一遍忏悔就像没过这一天,但在道场分享就会说自己坚持每天忏悔,而志同道合的听了还觉得他修行真精进,并随喜赞叹,于是他就更觉得做这个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唉!真让人哭笑不得。

    作者:山顶洞人

  • 0
  • 0
  • 0
  • 10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