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佛道一如道德经 第18章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解析:蚂蚁在搬家,每只蚂蚁大约3毫米长,却排起了上十米的长队,而且不是单行线,相当于双向六车道或八车道同时启用,真不知道需要多少蚂蚁才能排这么浩瀚的队伍。去的要么搬着食物,要么搬着卵,回来的都是空载。这么浩浩荡荡的一支队伍,也看不出谁在指挥,谁在管理。从它们的表现来看,看得出它们的能力,也看得出它们的自信,当然,还有自傲和自负。就这架势,要它们把地球搬到月亮上去,它们都会满口答应。我被吸引了,同时也被震撼了。

    天快下雨了,我替这些蚂蚁着急,使劲的叫:要下雨了,快躲起来!可是蚂蚁听不懂我的话,继续他们的工作,有条不紊。一阵暴雨袭来,蚂蚁瞬间被冲得七零八落,估计没有几只能活下来的。

    正在我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乌鸦的一声怪叫把我惊醒:我是谁?如果它们是蚂蚁,那像我这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两脚动物能不能叫"人蚁",再如果那叫的不是乌鸦,而是一只俯视地球上这些"人蚁"的眼睛,那他看我们这些"人蚁"会不会像我们看蚂蚁一样?他要是打个喷嚏,能不能把我们这些"人蚁"也搞得七零八落?再说,我们这些"人蚁"挤在微尘一样的地球上,在那里使劲地鼓捣着仁义、智慧、孝慈、忠臣等等,是不是非常可笑?

    如果把那只眼睛比做是大道,蚂蚁理解不了我们"人蚁",而我们"人蚁"又何尝能够理解大道!于是,我释然了。我们"人蚁"就只能干"人蚁"能够理解的事情:

    "大道废"了,"仁义"两兄弟哪里去了?赶紧冲上去,二对一,别管什么江湖规矩了,胜者为王。哎呦呦,"仁义"哥俩咋搞的,那么不中用,我的面子都快被你们丢尽了,赶紧把我的面子给遮盖遮盖。两兄弟还干不过一个小聪明,真是的。这小聪明出来了可不得了,他后面全是搞歪门邪道的,315呢?315赶紧上,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赶紧加大力度整治。

    哎呀,光顾整治外边,后院又着火了,六亲都不和了,赶紧把"孝慈"找来,别太较真了,"孝慈"得差不多就行,主要靠媒体宣传包装嘛,多弄几个做榜样,要有阵势。那边赶紧组织大家参观学习。

    什么?到处出问题,国家昏乱了?别慌,没那么严重,把包青天这块王牌给我打出来,抠他的底,我就不信了!

    好了,别太认真,这只是按照老子的剧本比划了一下,真正的演员是大家。老子这双大智慧的眼睛早就把这一切看得明明白白,一旦"大道废"了,就永远只能做救火的事,而且,这火永远也救不完。注意,"道"是不生不灭,不增不减的,所以"道"是不可能废的,"大道废"的意思是大家离开了无私、无欲、无我的境界,来到了"小我"的环境。

    这个社会很有意思,缺少什么一定宣扬什么,打击什么一定兴旺什么。谁都知道毒品极其有害,打击的力度也非同小可,可毒品的市场依然那么旺盛。反过来,从孔孟宣扬仁义开始,两千多年了,除了让一批又一批站在舞台上讲仁义的大师们赚得盆满钵满,社会依然还是那样。现在是国学热,《弟子规》被当成国学的精髓又被炒热了,可惜我的记忆力不行,如果我能把《弟子规》背下来,别说当国学大师,起码也赶上潮流了。

    "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意思是,聪明智巧的现象出现了,伪诈也就盛行了;家庭出现了纠纷,才能显示出孝与慈;国家陷于混乱,才能见出忠臣。

    这是为什么呢?中医的核心是阴阳,太极拳的核心也是阴阳,任何事物都能一分为二,也就是分为阴阳两面。孤阴不生,独阳不长。只要有一,就一定有二,好比不管多残疾的人,只要有手掌,就一定有手背。同样,有佛就有魔,有好就有坏。

    没有聪明巧智,大家都傻呆呆,怎么可能产生"大伪"呢?没有"六亲不和",大家都相安无事,你好、我好、他也好,还要"孝慈"干什么呢?像过去说的那种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还需要"忠臣"干什么?正因为如此,我们一味地指责"大伪""不和""昏乱"是没用的。反过来,一味地推崇"智慧""孝慈""忠臣"也是达不到理想的目的的。当然,作为个人,我可不敢干坏事,我胆小体弱受不起因果啊!

    说到"大伪",我又想起了当年受的愚弄。那个大师也算是现在道家的顶尖人物了,我怎么能不信他呢?他说"人法地"就是要把海底轮打通,让地火上来。怎么打通呢?打坐的时候用一个能量石顶住会阴穴,还要有节奏的收会阴穴,叫做"捉昔肌"。可怜我穷得叮当响的一个人,为了成仙,还花了180元买了他们的一个能量石,而且非常认真的实践,甚至在那个系统还做了半年多的义工,结果呢?不仅是我,整个那个系统就没人真正修出什么效果来。现在想想也只能怪我自己,一个既愚痴又贪婪的人,不上当才怪呢?再说了,做这样的义工别说积德,还助纣为虐呢。

    还有密宗的破瓦法,绝对也是个邪法。开中脉是灵体的事,与这个肉壳子有什么关系!以为在脑袋上凿个洞就能让灵魂升天,岂不是愚痴至极!我是后来亲证了开中脉的全过程,所以敢于戳穿这些邪门歪道,反正我也不怕他们用神通来报复我。

    特别补充:地震又让我们想起无常,所以关于无常还得说几句。本文开头说的蚂蚁正是遭遇了一次超级无常,只是我们这些"人蚁"不以为然罢了。现在我们的各种建设之大是前所未有的,谁都喜欢更大的新房,更宽的道路,所以大家都喜欢搞建设,但这种建设对无数微小的生命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可我们这些"人蚁"连想都没想这事。

    现在站高一层看,地球也是要维修的,再上一层看来,搞工程伤了几只"人蚁"实在不算什么,因为"人蚁"们的"真我"是不会受半点损伤的,伤害的只是个肉壳子。但现在问题就在于我们太把自己这个肉壳子当回事了,以为这个肉壳子是我们的"真我",因此生出无数的幻苦、幻乐。如果我们知道这个肉壳子是虚幻的,不执着于它,跳出去站在"真我"的高度,也就是站在"道"的高度看待所有的无常,最多也就是一丁点微风罢了。所以,我们站在小我的角度想解决无常是不可能的,若能跳出小我,哪里还有无常可言。

    作者:山顶洞人

  • 0
  • 0
  • 0
  • 15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