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佛道一如道德经 第13章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上,辱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解析: "何谓宠辱若惊? 宠为上,辱为下,得之若惊, 失之若惊"。得宠是一种殊荣, 有了殊荣便担心失去, 为了不致于失去殊荣,便在赐宠者面前诚惶诚恐,曲意逢迎,因而人格尊严受到无形地损害。这样的例子现实中比比皆是,好在久而久之, 大家已经习惯了, 一面装爷, 一面装孙子, 来回转换几乎不需要时间, 但内心的纠结只有自己知道。 受辱就不用说了,   谁受辱都是件悲伤的事情 。所以,"宠"和"辱"对于人格尊严的挫伤,并没有两样。

    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经受过任何宠和辱,那么他在任何人面前都可以傲然而立,保持自己完整、独立的人格。但现实中,这样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倒是有极少数人,经历了很多的宠和辱之后,从宠辱中破茧而出了,也就是开悟了。这样的人也能在任何人面前傲然自立,哪怕将他踩在脚下,被人唾弃,他依然傲然自立,所以这种"傲"与骄傲是完全不同的,这种"傲"叫做"佛慢"。

    但我们都是世俗人,对于身外的宠辱荣患十分看重,甚至于许多人重视身外的宠辱远远超过自身的生命。为了荣华富贵,为了子孙后代,总之为了寿、名、位、货等身外之物,最终把自己这个身体玩完了。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人不把自己的身体看得非常非常重,但是,毕竟身外还有很多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哪一样都舍不得拉下,结果顾此失彼,疲于奔命。

    人生在世,难免要与功名利禄、荣辱得失打交道,但把它们摆在什么位置,就需要斟酌了。现实社会机会多,诱惑更多,名望、财富、吃喝、旅游、家庭等等数不清的东西像一根根无形的锁链,拽着我们身不由己的乖乖往前走,直到生命结束。很少有人反思一下这根锁链是哪里来的,要不要挣脱它?怎么样才能挣脱它?

    接下来这几句经文很容易被误解:"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直白的解释是:"我们之所以有各种祸患,就是因为有这个身体,要是没有这个身体,那还会有什么祸患呢?"如果真是这个意思,我们真要遇到大的祸患解决不了,还不如自杀算了,一了百了嘛。真是这么解释的吗?显然是错误的!

    先说"有身",人真是麻烦,就是因为有这个身体,行住坐卧、吃喝拉撒、穿戴装扮,还有爱面子、装孙子等等哪一样不是事?总之,为了这个色身,一辈子忙不完,同时还造下了很多的业力。等我们死的时候,就用前世加今生的全部因果业力买一张"旧船票",继续在苦海里飘摇!然而,要是没有这个色身,我们还没法修行,没法逃出这个苦海。这真是左右为难啦!

    再说"无身",如果我们能认真的学习《道德经》以及佛陀的智慧,同时扎扎实实修行,那就有可能买到一张去彼岸"新船票",那时候就真正不需要这个色身了。这个色身只是我们修行的工具,修完了扔掉它,毫不可惜。

    我们大家都是领到这个修行工具的人,可遗憾的是,绝大多数人拿了这个修行的工具却不修行,而是去干其他自以为有意义的事情去了,结果呢?到那时,哪怕是世界首富也只能买到"旧船票",因为法界的金融还比较落后,没有货币兑换这一说。

    再说,这个"身"就是业报身,所以,从根本上说"身"就是"业",现在将那段话重新翻译一下就是:"我们之所以有各种祸患,就是因为有业力,要是没有业力,那还会有什么祸患呢?"这么看来,真正的修行其实没什么可修的,因为"本自具足"啊,我们的命运之所以各自不同,就是因为各自的业力不一样,所以,修行就是消业,业力消完了,就是佛了。

    "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直接的翻译是:珍贵自己的身体是为了治理天下,天下就可以托付他;爱惜自己的身体是为了治理天下,天下就可以依靠他了。如果这真是老子的本意,那我们就要反问老子:你既然这么明白,那怎么就没能"寄天下""托天下",而是骑着青牛独自走了呢?所以,这句话是另有深意的。

    我们老是以为只有当了皇帝或总统才算得天下,在老子眼里,"天下"就是法界!而要拥有十法界就只有成佛、成道,而要成佛、成道,就要把业力消完,而要把业力消完就要重视业力,也就是要"贵以身"和"爱以身"。所以,这句话的真实义是:踏踏实实的消业,业力消完了也就成就了。

    关于消业,本人深有体会。由于我的业力超出一般的重,曾有好几年的时间都是着相修行,逐步消业,所有消业的方法我都努力去实践,坦白说都有一定的效果,但与我海量的业力相比,实在有点像愚公移山。后来碰到集中消业的机会,在那两个月的时间里,小便奇臭无比,身上也特别臭,哪怕每天洗澡,澡盆里也飘着一层油腻的东西,这是因为某些业力一旦被去掉之后,与它相应的肌体就会把垃圾排出来,所以越臭我就越高兴。还有,随着业力的消除,身上很多部位都有可能跳动,甚至无缘无故的痛,人也会特别的疲乏,甚至像生病一样,这都是特别好的反应。肠胃里面有时候也会翻滚,接着就有可能拉稀,宿便也会排出来。注意,排宿便决不是一两次就能够完成的,随着肠胃功能的增强,相当长一段时间都会陆续有宿便排出。还有的时候屁超级多,这也是肌体修复的反应,都是好事。

    有些业可以批量消,也有些业一个就需要很长时间,就好比一块巨冰,太阳每天照,也要好长时间才能消融。我的喉轮处有一个大业,直接扼住我的要害,使得中脉不能畅通,就连证悟者也不能一次性清除,只好慢慢消。后来终于机缘成熟了,在无为的状态下,一念就将它连根拔掉了。我之所以反反复复说业力,就是因为自己受了很多业报,看到还有很多人为了财色名利在造大业,想想他们的未来,于心不忍,自然就婆婆妈妈地唠叨起来了,但只怕说多了不仅没人听,还会反遭人非议,没办法,业力就这么坚固,就这么可怕!

    再说个可笑的事,有高人闲坐者,突然感觉头顶上跑出一串气体,一看,竟然是好多双漂亮的鞋子。原来他特别喜欢漂亮鞋子,而这喜欢就形成了执念,也就是业力。这事对我感触很深,业力的范围竟然是如此的宽泛,那我们世俗人一辈子得造多少业啊!也难怪我的业力能遮天蔽日了。再说这位高人,修到那种程度还有业力跑出来,可见消业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特别补充:中脉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神奇的,这不是着不着相的问题。修行人能通中脉者极少。有人说中脉不通的人打坐会坐不住,不是这么回事。我曾经连续打坐72小时,后来才知道那个时候的中脉还完全是堵死的。有些图上描述中脉七轮为七朵莲花,似乎假得太没有技术含量,而实际上竟然是真的,人体就这么神奇!现实中,谁要在中脉七轮修出了莲花,一定是值得佩服的修行高人。其实,修出七朵莲花还仅仅是通中脉后的初始阶段,以后莲花会消失,变成七个光盘。而且光盘会越来越大,直到伸出体外,与法界成为一个整体。中脉也会越来越粗,颜色由浑浊逐步变为白色,再到纯白,再到青幽,美得很。整个这些变化,快的人几天就能完成,慢的人一辈子也完成不了。中脉从人体上来说对应的是相应部位的器官,从虚态来说对应的是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三界。所以,中脉完全畅通不仅预示着百病全无,同时也预示着三界已经畅通无阻。注意,中脉不是有为法能修通的,很多所谓开中脉的修法基本都是忽悠,费尽力气能将中脉开一条缝算很不错了,其实没什么用。中脉是修"性"的结果,当我们的心性达到相应的程度后,中脉自然就通了。很多修行人身体不好,说是自己不重视这个色身,其实这是在为自己没有实修实证找借口。事实上,只要"性"修好了,身体是自动跟着变的,根本不需要有意健身。

    作者:山顶洞人

  • 0
  • 0
  • 0
  • 9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到底部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