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

解析:”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意思是,执持盈满,不如适时停止;显露锋芒,锐势难以保持长久。金玉满堂,无法守藏;如果富贵到了骄横的程度,那是自己留下了祸根。

从字面上看,这章的内容很好懂。那些贪慕权位利禄的人,往往得寸进尺;恃才傲物的人,总是锋芒毕露,耀人眼目。所以说,为人处世要留有余地,不论做什么事都不能过度,要适可而止。那些锋芒毕露,富贵而骄,居功贪位的行为,都是过度的表现,招致灾祸是难免的。古今中外这样的例子层出不穷,我们干嘛不引以为戒呢?

我们总是这样,遇到名利当头的时候,没有不心醉神往的,没有不趋之若鹜的。所以,老子在这里就明确指出知进而不知退、善争而不善让的祸害,希望我们把握好度,不要把事情做得太过,不要被胜利冲昏头脑。事物的发展往往向着自己的反面转化,否泰相参、祸福相位。古今中外的历史上长盛不衰能有几人?所以,老子奉劝我们趁早罢手,见好即收。在事情做好之后,不要贪图权位名利,而要收敛意欲,含藏动力。可是我们往往贪心不足,居功自傲,忘乎所以,结果身败名裂者比比皆是。

我这么说,可能反对的人少,认可的人多,只是极少有人能够做到,往往失败之后才懊悔不已,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受了欲望的诱惑、牵引。而这欲望是怎么来的呢?其实,欲望就是所谓的业力。我们一个个看似踌躇满志,自由自在,实际上都是被业力这根锁链牢牢牵着的囚徒,别以为功成名就真是自己奋斗来的,那是善业牵上去的,否则,那么多人努力怎么就你成功了呢?当然,身败名裂也是恶业牵下来的。所以,别看我们一个个像模像样,其实跟耍戏的猴,拉磨的驴没有本质的区别。

既然如此,那怎么办呢?仅仅看我的文章,不能说没用,但实际上作用不大,唯一可靠的办法就是消业,把那根无形的锁链慢慢消融掉!因果、业力是所有修行人都自以为懂,并经常挂在嘴边的东西,老是把一个人现世的不顺理解为前世或今生干了坏事,也特别愿意以破财方式来做所谓消业的仪式,而实际上这种仪式还是在造业。

        事实上,”因”就是”果”,”果” 就 是 “业”,”业” 就 是 “因”,这是一个没有穷尽的锁链。不能说因果、业力与干坏事没关系,但要害不在这里。那么,业力到底有哪些方面呢?

首先,传播所谓相似佛法、道法都是造大业。因为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一旦输入到众生的阿赖耶识里面,就像电脑染上病毒一样,今生乃至后世都只能去相应邪法,越学越愚痴,不知道要经历多少世,碰到大机缘才能洗清,就像电脑程序坏了,需要找到专业人员修理一样。当然,跟着这类邪师修行同样是造业、是受报。所以,要这么看的话,现在学佛修道的人就没几个不是在造业的。

其次,世智辩聪也是大业。世间的小聪明是最大的愚痴,因为这种聪明时时让我们围绕着”小我”妄想不断,不仅时时在造业,还会把真正的智慧拒绝掉。所以,对修行人来说,越”傻”越好修。坦率的说,本人就是世间非常聪明的人,然而,这正是我修行最大的障碍,为了消这个”聪明”业,我花了很大功夫。

还有,所有的人际关系都是业力的牵连。大家都认可多个朋友多一条路,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很多时候一个朋友可以改变我们一生的命运,然而,哪怕这么好的事,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业。不同的是,帮我们的是善业,害我们的是恶业。所以,当我们自以为人脉关系非常广的时候,早已经被业力包围得身不由己了。为什么大家现在都感叹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都是业力让我们脱不开身啊。

此外,我们的相貌,我们的习性,我们的健康、财富,乃至我们的梦境,都是业力的反应。由此看来,业力的范围是如此的广泛,可以说,我们就生活在业中,我们的言行举止、喜怒哀乐,无一不受业力的左右,多可怕!

回过头来看看现在的学佛人,老是把吃荤、打蚊子等当造业,是不是愚痴?本身不明业力却妄说业力是不是造业?反过来,他们把着相的忏悔、放生、吃素等当消业,实际上还是在造业。婴儿坐在屎中不知屎,一边拉屎一边将屎往嘴里塞;迷人身在业中不知业,一边造业还一边教人消业,造下无量业力自己还不知道!

我们这个肉身就是业报身,是无明妄动产生了我们的性格、品行、能力等,这些东西一旦产生,就会以一定的惯性发展,在发展的过程中再由贪嗔痴慢疑补充新的能量,于是没完没了,形成一个无形的、威力强大的网,这个网将我们的命运牢牢地控制住,常人根本就没有能力逃脱它。所以我前面说命运是改不了的。

对我们常人来说,不管多么优秀或者多么失败,都只是业力的傀儡。我们只是个木偶,业力才是背后的操纵者。可见我们是多么的可怜,多么的无能!然而,说我们无能也冤枉,因为我们能造出连自己都逃脱不了的业力。

本人就是个业力重于泰山的人!曾经很多世都是带兵打仗,杀人如麻,自己也战死沙场,然而,业力却牵引着我下辈子继续参战,多可怕!当把这些业力请出来超度时,真是遮天蔽日!记得小时候读《三国演义》,我就特别喜欢诸葛亮,但对他的计策从来就没有佩服过,因为我觉得那些计策我都想得出来。而且,从小我就觉得自己生错了时代,如果我出生在战争年代,只要不被打死,我一定能成为将军,而事实上我曾经有一世就是将军。其实,我今生也是一名军官,但因为不打仗,所以与部队格格不入,强行退伍了。看看,这就是业力!

我今生的杀业也非常重,被请出来时,鸡、鸭、狗一大片,原来我杀的那些众生全都跟着我呢。而且,我身上还出来十几把屠刀(虚态的),难怪我今生倒霉得一塌糊涂!此外,还有过去世的两条命案将我的中脉完全堵死;另一个大业将我心肾相交的通道完全堵死,任何医疗手段包括自己养生都解决不了;腹部的业力被请出来就像马蜂出窝一样。当然,还有很多别的业力。所以,没见过业力的人最好不要空谈业力,因为谈就是造业。

要摆脱业力,唯一的办法就是修行!从广义上来说,修行就是修正自己的行为,这是人人需要的,所以说,人人需要修行。从本质上来说,修行得明理、开悟,不明理、不开悟怎么修啊!那么,我们现在学《道德经》不就是明理、开悟的最好机会吗?珍惜吧!

最后关于”功成身退,天之道”还要说几句。从古至今,真正能功成身退的人屈指可数,往往都是功成了,结果却惨不忍睹,这不能怪任何人,业力早已经把一个人一生的命运安排好了。比如诸葛亮、刘伯温等,他们可不是一般的聪明,而是具有预知天机的智慧,但即使到了这样的程度,还是算不过”天”,这个”天”其实就是自己的业力。所以,想”身退”的人不少,但这个业报身怎么可能想退就退得了呢?如果真要退,一定要”心”退,”心”退到哪里呢?当然是退入”道”中,只有这时候,才可以说真正的安全了。反过来,想在世俗中求全,那只能是做梦。

特别补充:关于超度,好像谁都不陌生,实际上几乎都在上当受骗。被超度的对象总的来说有两类,一类是灵体,有人的,也有动物的。人堕落在三恶道,希望往上走,动物灵体也是为了升级或转人。另一类是执念,也就是业,贪嗔痴慢疑,怨恨恼怒烦都会形成业的能量团。这么看来,人人都有不少需要被超度的对象。但是,要超度他们并不容易,比如经一万个农民工签字,也没法将一个外地户口换成北京户口,但北京市市长一句话就能解决问题。所以,只有修到相当高层次的人才有资格帮别人做超度。不管超度什么,都是要付出能量的。在那个层面,货币都是废纸,能量才是一切,虚态众生只有得到足够的能量才能被超度。所以,自身能量级别不太高的人,超度一个小东西也会感觉累,但菩萨级的人一念就可以超度大量众生:该化解的化解,想升级的升级,要投胎的送去投胎。总之都是和平解决,结果皆大欢喜。

作者:山顶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