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解析:

      今天喝高了,一头撞在“玄牝之门”上,顿时感到天旋地转:

       你是那么的空灵而玄妙,你是那么的虚空而幽深。我看不到你的踪影,只见你无穷的妙用;我听不到你的天籁,只闻你无穷的妙音;我跟不上你永不停歇的脚步,却被你踩了脚后跟;我摸不到你永不枯竭的玄门,只知道我是你生。

       你是不死的谷神。因为“不死”,所以“不生”。自身不死不生,却能生出天地万物,这是何等的奇闻!你就是玄之又玄的“道”。我用“谷”来象征你虚空的体态;用“神”来比喻你绵延不绝的生养万物的奇能。所以,我叫你谷神。

     你是一位无比神秘而伟大的母性,谁都搞不懂你那“玄牝之门”。万事万物都从此“门”生出,你是真实不虚的“天地根”。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空生妙有”?莫非就是现实版的无所不能?

      “道”是你的假名,你的真名谁也搞不清。老子说是“大”,佛陀说是“空”,我干脆叫你佛,以敬你这法界之尊。尊你那作用的无穷无尽,尊你那品格的与世无争。

      说你天长地久,那是时间的无能;说你无处不在,那是空间犯了混。天地万物的生生不息,都是因你无量的产能。你总是那么若隐若现,只能依稀体察你的“绵绵若存”;你永远叫人琢磨不透,只能依稀感觉你的“用之不勤”。

       以上说的权当酒话,现在酒醒了,回想刚才的梦幻镜头,突发奇想,那个神秘莫测境界是咋回事呢?不如偷窥一把如何?于是使劲一跃,一个引体向上翻上去,定神一看,就像打开了魔镜一般,我惊呆了:

       世人埋没于富贵之中,习成骄傲丑俗之态。埋没于贫贱之中,习成卑陋寒酸之形。再往上看,生来聪明过人的,能诗至于李杜,能文至于韩、柳、欧、苏,于是埋没于文章中。再往上看,不以温饱为心,而以天下为己任,于是埋没于功业中。再往上看,想跳出阴阳五行之外,观天之道,执天之行,于是埋没于仙道中,其余执一善,修一行,精一技的,更是不胜枚举。

      一直以来,我都把这些人当做榜样、偶像,追他们还来不及呢,现在从“道”的角度看,他们不都是凡夫俗子吗!打个比喻,不管是大蚂蚁、中蚂蚁、小蚂蚁,反正都是蚂蚁!原来只要没有悟道、证道,都是一样的六道里轮回的众生啊!

      于是我傻了,于是我累了,我只想回家——蓦然回首——十法界是自己的眼,十法界是自己全身,十法界是自己光明,十法界在自己光里,十法界无一物不是自己……这不正是“家”么……无语。

      注:今天的解析不算数,大家参考一下译文自己悟吧:生养天地万物的道(谷神)是永恒长存的,这叫做玄妙的母性。玄妙母体生育的产门,就是天地的根本。连绵不绝啊!它就是这样的永存,作用却是无穷无尽的。

        特别补充:关于“六道轮回”,世俗人不信,而不少学佛人则是迷信。不信固然麻烦,迷信则更麻烦。而要真正理解“六道轮回”,就一定要悟道。本人关于《道德经》解析的全部八十一篇文章,不管是正说还是反说,也不管是在事相上说还是在根本上说,都是指引人去悟道的。

        我有一个学生,曾经也是市面上的能人,面子也有,钱也有,总之是社会上被人羡慕嫉妒恨的那一类人,然而,他整天忙碌得连自己都不知道忙了什么,也曾学过茶道,家里也存有不少好茶却不喝,因为他没那个心情来喝茶。他的健康问题更是麻烦,身体无一处不难受,而这种难受只有自己知道,外人看起来他还是很不错的,很多中西医的朋友都拿他没招,靠大量的保健品维持……

        开悟后,他回头审视自己的人生,感觉过去整个人就像活在地狱中。现在,他的身心都调整到了极佳的状态,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安稳和平静,原来以前一直追求的东西就这样实现了,而开悟前的人生恍若隔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