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译文很简单:大“道”空虚开形,但它的作用又无穷无尽。深远啊!它好像万物的祖宗。隐没不见啊,又好像实际存在。我不知道它是谁的后代,似乎是天帝的祖先。

     从文字来看,译文很准确,对“道”的描述也非常精准。但是,多少人能通过这些文字悟道呢?“道”就好像一个大豁口,无形无象,无边无际,看又看不见,摸又摸不着,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而实际上却蕴藏着无限的能源,任凭怎么用都用不完,所以说“用之或不盈”。这比任何魔幻想象还神奇,然而却是无比的真实!

     修行到一定高度的人就会发现,整个人体就是一个能量团,每一个穴窍,乃至每一个毛孔都与法界连通,能量可以自由地出入,到这种程度,自然会百病全无,而且食量也会减少一半以上,因为那种能量进入体内比什么营养品都强。练过气功的人也会有体会,他们是可以感觉到一种存在的,这种存在就是道家所说的“炁”,“炁”就是现代科学所说的暗物质,它就在“道”中,而“炁”和“道”并不能简单地分成两个事物,如果说他们是一个“东西”也不对,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东西”。

      然而,就是这不是“东西”的“东西”,却可以演变出所有的现象界:日月星辰、山河大地、动物植物,还有你、我、他的形体乃至思想意识……原来十法界是一个“妈”生的,这个“妈”就是“道”。“道”是万事万物的总源头。佛教把它称作佛,基督教把它称作上帝。其实,佛、上帝、真主等等,都不是有形有相的大力神,它们就是“道”。

     “道”就是这样的难以琢磨,从“横”的角度看,“道”是无限博大,用之不尽的;从“纵”的角度看,“道”又是无限深远,无以追溯其来历的。我们不知道它是谁的后代,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宗史无从考证,只是隐隐约约感觉到它是天地万物的“妈”。

      那么,“道”到底是怎么来的呢?老子和佛陀给我们揭示说:“道”是不生不灭的,因为它不生,所以就不灭;因为它不灭,所以就不生。总之,“道”恒常就是那样!“道”不自生,却能生一切,不管我们能不能想象得到,它都不会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

      这一章讲完,实在索然无味,因为“道”离我们的生活实在太远太远,还不如看场科幻电影来得实在。然而,“道”真的离我们远吗?不!

     第一,我们就生活在“道”中,没有一刻可以离开“道”。第二,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本来,也就是我们的真“我”就是“道”。如果把人比作电脑,肉体就是硬件,“我”就是那个驱动系统。这个“我”能视、能听、能言、能穿衣吃饭、能应酬问答、能行住坐卧。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我”能生一切众生,能生一切佛陀,能生十法界,总之无一物不包括在内。天地不能比其高厚,日月不能比其光明,古今不能比其久远,十方不能比其宽洪。又平常,又奇怪,又隐密,又显露,大而无能载者,小而无能破者。

      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吓懵了?但这真真切切就是我们那个真“我”。佛陀说:“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性,只因分别、执着、妄想,不能证得。我们为什么还不明白?因为我们还在妄想!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为什么对这个“我”却一无所知?因为科技就是最大的妄想!如果我们能够回过头看看妄想者是“谁”?立马万事皆休,开悟就这点事。修行人谁都想开悟,可实际上开悟者凤毛麟角,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都在用小我寻求开悟。

      开悟有几种情况,第一是把“道”彻底弄明白了,这比较难。第二是并没有把“道”悟透,但由于本心非常善良,从来就没有恶念,这种人修行进度也会非常快,在进步的过程中逐步悟透。第三是根本不管“道”是咋回事,一旦知道了《心灯录》上说的“此我”就保任,久而久之也会智慧大开。除此之外,我接触的比较多的一类人是,说他没悟,他也知道自心是佛,而且说法也好像没大问题,但实际上还是似悟非悟。这些人往往心胸不宽,善德不够,只顾自己一个劲地往前抓法,还以为在不断精进,实际上是另一种迷。

作者:山顶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