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功德无量

    • 查看作者
    • 达摩大师息争论

      《息诤论》


      夫法身至寂,近远等同;理性弘幽,玄深叵测。虚融妙体,凡俗难明;进证得知,文辞未辨。且三乘而演畅,权弘迷徒。趣理寻思,未即于中觅道。小儿无识,可使杨叶为金。智者明然,明知不实。於是息诸诌论,寂默义论不申。假使语尽其源,亦未能至。


      故道真如难辨,不在强文之中;纵令义有多端,不表幽玄之意。但经文具载,得意忘言。言若是真,宁容止息?只因众生不会,乖理求言,一身贪逐文辞,而不趣向其意。


      真如佛性,具在身中。不息内思,披文外觅。假使多读不会,只是鹦鹉学言,终无了悟之情,岂免所食。


      如来设教,只为大慈。虽演三乘,义归於一。慈悲愍念,故述多方。引接迷徒,望同证理。可叹今时学者,一向述言。虽复讲解千章,验行全无一备。口谈药方虽切,终不病除。对乏论浆,那能止渴?说食百味,不那饥苦仍存。岂容语义之中,能居圣体?是以言中无道,道亦无言。


      言语之由,乃与为凡标述,权寻圣迹,非是口谈。证语道源,都无演说。凡夫未会,虽复要藉言词,只为不悟,言中展转,迷轮相惑。


      必欲存心慕道,须学少用易明。不假多知,劳而无用。若也广求成道,善星只可玄登,所以多求,返生堕落;但看周利,触事无堪,箕帚存心,由登罗汉。据斯道理,何假多求?


      事藉专精,心居在定。菩提之路,不近不遥。转即内求,不劳外觅。若人内觅,是则不遥;若也外求,将知不近。但使世人不信,愿检后辞。理不可违,那能谬说。


      余今略承斯证,愿粗恩君。必不此言,方知大悟善事。非独闻为好,亦望普使闻知。愿此含生,俱成佛道。


      所说引证者,礼拜之中,劝人自归依佛,僧、法亦然。一体三宝在身,何劳远涉。今因此证,将作佛道不遥;更欲远求,不及回心向己。故言:“凭贤不能自圣,触食不济已饿。”凡则自凡,圣归他圣。学人虽藉明师相训,还须以己精专。若也矣慢不勤,师亦未能辄度。


      盖闻道在不远,解不外凭。触食尚不济饿,凭贤那能圣己?但知如此,即须自制其身。师者只是良医,有疾药须自服。


      夫大道幽寞,不可枷杖协成。乃从欢喜之生,不从忧戚之起。既知如此,何故不勤?矿虽有金,非炉不出。是以君子得意,尽夜苦已自求;无识小儿,始乃凭他度己。


      若也背身求佛,徒费功程。如舍日月而求明,背灯光而觅晓。只可明从日起,日是明根。只是日乃生明,未见别有明能生日。


      千章万句,并是心为。心是万法之尊,岂可弃这外涉。


      诸法因身而立,将知身是法根。若也无身,法无存立。行者但知身为法主,法则是僧。僧法既是一身,佛亦将知不别。佛法僧宝,本是一端。迷者不知,将为别体。


      为此劝人求已,不外缘尘。君子自励成人,小儿凭他败己。前贤后圣,亦自求心。况乃今人,而不向已。


      法若内无外有,学亦制不关人,纵使内外俱舍,亦须回心返照。若能返照,必达其源,事成不久。


      夫道体之本,以己为源;万行缘由,不离一心为主。只为人多不信,一执坚牢,一向贪著,外求总总,不及向已。波波辛苦,转益迷昏。学问虽多,终无所由。只如无财话宝,岂得资身?纵使论言,何曾遗己?但自心迷广说,只是论高。假使广说心迷,终如话宝。


      窃以经云:“具说多闻,状似贫人,昔夜数计他珍,终无半钱入己。”如人见他造业,即须克已修营。岂得委彼自赊,而望福报。事无斯理,浪受贫究。唯须一一自专,论他无益。


      虚谈圣迹,广说无为,说者只叹彼前贤,何关身已?尔乃自嗟迷久,识了不周,每将语义为原,不自穷研身己,一向论诤道理,执相逞才,说是道非,不觉随声仇怒。口虽说言无我,不觉随语我生。纵道无,不妨因兹即发。


      凡是论诤,特有人我,非我不诤。未审余人,仆情如此。是以学人但能息诤,定得理长,识诤知非,将知不廖。真如渺寞,岂在诤论之中?佛性冲虚,那关有无之境?但自迷徒扰扰,不悟法性虚通。计著有无,凡情竞起。遂即高声执义,诤斗纷纾称意必忻,违情克怒。


      口云将身慕道,专事人我不休。是以学者虽多,成无一二。呜呼长叹,实是昏迷。可不久滞无明,尔乃恒诤胜负!


      但欲学贵己,先自取弱卑身。不得以己迷成远,即轻於后学。学无前后,达者为先。有识之徒,俱含佛性。只是未逢师匠,溢溺凡愚;一遇明师,还沾圣位。将知如此,不可以色观人。


      道德在心,谁能辄识。孔丘虽圣,犹自恶见后生。况此凡流,能轻初学?夫立身之本,但以普敬、认恶为源。万善之中,莫过慈愍。欲求无失,事藉治心。在世生平,必须思虑。千殃之祸,不入慎门。百事不祥,无能逼善。思寻此事,实用非虚。上古已来,焉知不尔。


      又处俗愿莫诤。有义欲申,善须和睦,不得辄生仇怒。纵逸喧情,非直损人,亦能伤已。向来此语多喜不适彼情,若有慈心,莫将为咎。计君道理,不藉此言。望使善事共弘,恶事同舍。


      非直才能故聘,且如萤虫助日。即不加光,但尽赤心,述斯拙见。 ...达摩大师《息诤论》终。



      达摩祖师《一心戒文》

      一、于自性灵妙常住法中,不生断灭之见,名不杀生。

      二、于自性灵妙不可得法中,不生可得之念,名不偷盗。

      三、于自性灵妙无着法中,不生爱着之念,名不淫欲。

      四、于自性灵妙不可说法中,不说一字,名不妄语。

      五、于自性灵妙本来清净法中,不生无明,名不饮酒。

      六、于自性灵妙无过患法中,不说过罪,名不说过。

      七、于自性灵妙平等法中,不说自他,名不自赞毁他。

      八、于自性灵妙真如周遍法中,不生一相悭执,名不悭贪。

      九、于自性灵妙无我法中,不计实我,名不瞋恚。

      十、于自性灵妙一如法中,不起生佛二见,名不谤三宝。

       

      一心戒文,相传为达摩祖师所撰,可说是禅门中具体的戒条。其实这十条戒文「杀生、偷盗、淫欲、妄语、酤酒、说四众过、自赞毁他、悭贪、瞋恚、毁谤三宝」等,即是菩萨戒中的十重戒,而以自性本净的方式来做演释。

       

      因自性本空,所以无罣碍处,故能灵妙,有碍就不灵不妙了。自性若有实质,则自心已被实质之物充满,如何还能容纳他物呢?因为自性非实有,所以才能无碍;若自性是没有,那没有就没有了,又怎么能产生种种功能运作呢?所以自性本空,是非空非有的空、是本具灵妙功能的空。

       

      也因为自性本身有能变之能,又有不变之体,故称灵妙,而具足万法为万法之源。此法是离常、断二边,是离非常,非断二边。离一切言说思量,而无生灭变易。

       

      所以这个常、非是常、是名为常,故假名为常住法。也是本来就在那里,本性如如,没啥可得不可得。不可得处,如何贪着,所以亦是无着法。无形无象,如何可说,所以是不可说法。从本以来清净无变易。过患是由空中的微细过患种子所发芽生出,而非空性本身能生过患,所以是无过患法。因取舍是外缘,非自心能取舍自心,如人不能自己举起自己般,所以无取舍,故说平等。因无自他二性,纯然打成一片,故说真如而能周遍。亦是无我执性,无他害我执性。故万即一、一即万,称万法一如也。

       

      《六祖坛经》有云:『「心地无非自性戒,心地无痴自性慧,心地无乱自性定。不增不减自金刚,身去身来本三昧。」诚闻偈悔谢,乃呈一偈:五蕴幻身,幻何究竟?回趣真如,法还不净?师然之。复语诚曰:汝师戒定慧,劝小根智人;吾戒定慧,劝大智根人。若悟自性,亦不立菩提涅盘,亦不立解脱知见。无一法可得,方能建立万法。若解此意,亦名佛身,亦名菩提涅盘,亦名解脱知见。见性之人,立亦得,不立亦得。去来自由,无滞无碍。应用随作,应语随答。普见化身,不离自性,即得自在神通,游戏三昧,是名见性。志诚再拜启师曰:如何是不立义?师曰:自性无非、无痴、无乱,念念般若观照,常离法相,自由自在,纵横尽得,有何可立?自性自悟,顿悟顿修,亦无渐次,所以不立一切法。诸法寂灭,有何次第?志诚礼拜,愿为执侍,朝夕不懈。』

       

      故而自性灵妙,本具戒体,本具八万四千庄严,所以我们当向何处持戒,以何为持呢?持者岂能自持,当向一心求去而戒自显也!

       

      《华严经》有云:『亡失菩提心,修诸善法,是名魔业。』而这胜义之菩提心,于无明障覆之心中,端赖世俗之行、愿菩提心而能显现。胜义虽本具如如,然非佛无以真实圆遍的了知。菩萨虽见,犹仅数分,难见全貌。故不受佛戒者,名天然外道!欲学佛道者,当于三宝所依前求受佛戒才是。

       

      兹附录《梵网经》菩萨戒之十重戒原文如下:

      『佛子谛听:若受佛戒者,国王,王子,百官,宰相,比丘,比丘尼,十八梵天,六欲天子,庶民,黄门,淫男,淫女,奴婢,八部鬼神,金刚神,畜生,乃至变化人,但解法师语,尽受淂戒,皆名第一清净者。

       

      佛告诸佛子言:有十重波罗提木叉,若受菩萨戒,不诵此戒者,非菩萨,非佛种子。我亦如是诵;一切菩萨已学,一切菩萨当学,一切菩萨今学。已略说菩萨波罗提木叉相貌,应当学,敬心奉持。

       

      《杀戒》若佛子;若自杀,教人杀,方便杀,赞叹杀,见作随喜,乃至咒杀。杀因,杀缘,杀法,杀业。乃自一切有命者,不得故杀。是菩萨应起常住慈悲心,孝顺心,方便救护一切众生,而反自恣心快意杀生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盗戒》若佛子;自盗,教人盗,方便盗,咒盗。盗因,盗缘,盗法,盗业。乃至鬼神有主,劫贼物,一切财物,一针一草,不得故盗。而菩萨应生佛性,孝顺心,慈悲心,常助一切人生福生乐,而反更盗人财物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淫戒》若佛子;自淫,教人淫,乃至一切女人,不得故淫。淫因,淫缘,淫法,淫业。乃至畜生女,诸天鬼神女,及非道行淫。而菩萨应生孝顺心,救度一切众生,净法与人。而反更起一切人淫,不择畜生,乃至母女姐妹六亲行淫,无慈悲心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妄语戒》若佛子;自妄语,教人妄语。妄语因,妄语缘,妄语法,妄语业。乃至不见言见,见言不见,身心妄语,而菩萨常生正语,正见,亦生一切众生正语,正见。而反更起一切众生邪语,邪见,邪业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酤酒戒》若佛子;自酤酒,教人酤酒。酤酒因,酤酒缘,酤酒法,酤酒业。一切酒不得酤,是酒起罪因缘。而菩萨应生一切众生明达之慧;而反更生一切众生颠倒之心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说四众过戒》若佛子;口自说出家,在家菩萨,比丘,比丘尼罪过,教人说罪过。罪过因,罪过缘,罪过法,罪过业。而菩萨闻外道恶人及二乘恶人,说佛法中非法非律,常生慈心,教化是恶人辈,令生大乘善信。而菩萨反更自说佛法中罪过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自赞毁他戒》若佛子;自赞毁他,亦教人自赞毁他。毁他因,毁他缘,毁他法,毁他业。而菩萨应代一切众生受加毁辱,恶事向自己,好事与他人,若自扬己德,隐他人好事,令他人受辱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悭惜加毁戒》若佛子;自悭,教人悭。悭因,悭缘,悭法,悭业。而菩萨见一切贫穷人来乞者,随前人所须一切给于与。而菩萨以恶心瞋心,乃至不施一钱,一针,一草;有求法者,不为说一句,一偈,一微尘许法,而反更骂辱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瞋心不受悔戒》若佛子;自瞋,教人瞋。瞋因,瞋缘,瞋法,瞋业。而菩萨应生一切众生善根无诤之事,常生慈悲心,孝顺心。而反更于一切众生中,乃至于非众生中。以恶口骂辱,加以手打及以刀杖,意犹不息。前人求悔,善言忏谢,犹瞋不解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谤三宝戒》若佛子;自谤三宝,教人谤三宝。谤因,谤缘,谤法,谤业。而菩萨见外道及余恶人,一言谤佛音声,如三百矛刺心。况口自谤,不生信心,孝顺心,而反更助恶人,邪见人谤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善学诸仁者。是菩萨十波罗提木叉。应当学。于中不应一一犯如微尘许。何况具足犯十戒。若有犯者不得现身发菩提心。亦失国王位转轮王位。亦失比丘比丘尼位。亦失十发趣十长养十金刚十地佛性常住妙果。一切皆失堕三恶道中。二劫三劫不闻父母三宝名字。以是不应一一犯。汝等一切诸菩萨今学当学已学。如是十戒应当学敬心奉持。』

    • 0
    • 0
    • 0
    • 31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发表内容
    • 返回顶部